艺术国际 >博客频道 > 正文
与谁结婚·20年不准掉头...
2009年04月19日
来源:怪怪博士杨世膺的艺术空间

20年不准掉头·掉头20年  系列之(13)

大结局·与谁结婚·婚昏难分·  “山寨版”怪怪个人现代艺术展

——为了纪念的纪念

 

蔡国强说:艺术可以乱搞!

怪怪说:乱搞可以是艺术!

 

温馨提示:透过现象看本质 

 

顾问:高名潞(尚未征求本人同意)

策划:杨世膺

主办:中国现代艺术展20周年纪念怪委会

配乐:帕瓦罗蒂《我的太阳》

……

 

(上接“第十二集”)

 

大结局·与谁结婚·婚昏难分

 

中国古代文人的婚姻有时很有趣,在结婚这个人生紧要且重大的关头,常要出些难题,解决了便成交,解决不了嘛,再说,正如比武招亲一样,有时会闹出许多好玩的故事。相传当年,苏东坡的妹妹便有三难夫君秦少游的故事。虽说苏小妹只是文学作品当中的人物,而非真是苏东坡的妹妹。

现在,怪怪也碰上一个难于甄别的世纪大难题……

 

婚/昏姻/因无大事

(杨世膺 翻拍)

我们的故事起于肖鲁的枪击,结于肖鲁的大婚。虽然,怪怪发动了网上万人竞婚活动,其中高手林立,但历史从来就很会跟人们开玩笑,故事的结局很中国,很戏剧——怪怪异军突起,成为竞婚活动中的一匹大白马……据知情资深人士透露,怪怪之所以在强手如云的竞争中得以脱颖而出,独占鳌头,关键在于他足智多谋的策略与机智,以及胆识过人的气度与魄力(具体细节不宜披露,以免引起世界“三战”)。

说白了,竞婚的结果,怪怪当选。

怪怪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成龙 摄)

但,问题也随之而来:

第一,这场婚姻是虚拟的,如何举行虚拟婚姻,谁也没有这种经验,这更像是一个特殊的实验。

解决方案:以虚拟对虚拟,以荒诞对虚拟。

第二,新郎是怪怪。但新娘子是谁,这个问题至今尚未厘清。本来很简单,新娘子当然是肖鲁,但,问题出在2009年2月5日,肖鲁已在北京把自己嫁给了自己。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现行婚姻法规定,如果再次结合便有重婚罪之嫌。

解决方案:2009的肖鲁不能再婚,那么,我们不仿发挥想象,跨越时空隧道,回到1989年,找到当年的肖鲁(请注意:当时的肖鲁未婚)。

没有新娘(缺女)的婚姻成了昏因——这是一个婚昏难分的难题。

第三,·¥%%¥#……%¥——……(%¥%……我晕!

(缺女之婚为昏)

 

好吧,疑难杂症难不倒怪怪(不愧是万里挑一的高手),怪怪终于虚拟出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案……于是揭开了一个世纪虚拟婚姻的序幕……

 

时间:时空错位

地点:网上高速公路

事件:9999个红灯作证,象征9999朵象征爱情的红玫瑰。(酷吧)

形式:跨时空,超现实,柏拉图式精神婚姻。

人物:1989年的肖鲁,2009年的怪怪。

结昏:无女之婚为昏。

偷来一些玫瑰,不够的话,可自己到玫瑰园的摘采,但千万选择月光不太亮的夜晚,园丁有恶狗。

 

如果喜欢标新立异,也可选择连心锁,把心上人的心脏,恶狠狠地锁在铁链上,任风吹雨打日晒的考验。

特别需要指出的:这是一个别出心裁的“三角形”昏因,有点像国际政局上的什么三方会谈之类:

甲方:1989年的肖鲁与怪怪

乙方:现代艺术

双方在世界和平五项原则的指导下,自愿嫁/娶现代艺术为夫/妻。

 

看,多别致的迎亲坐骑:

 

于是这场奇特的婚/婚因/姻在怪怪精心策划之下终于得以完美实行。

证婚/昏人:高名潞

施仪:蔡国强(放烟火)

蔡国强的烟花背景下的婚/昏照

(钟若漪PS制作)

 

“结婚誓言”当然是不能缺少的重要环节:

《婚约合同》是当代婚/昏姻/因当中所不可或缺的“硬件”:

第一, 坚持老婆的绝对领导。家里老婆永远是第一位,孩子第二位,小狗第三位,我第四位。

第二, 认真执行“四子”原则,对老婆像孙子,对岳母像孝子,吃饭像蚊子,干活像驴子。

第三, 爱护老婆,做文明丈夫,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笑脸迎送冷面孔。”

第四, 诚心接受老婆感情上的独裁,“不要和陌生人说话”,尤其不能跟陌生女人说话。当然,问路的老太太除外。


第五, 坚持工资奖金全部上缴制度。不涂改工资条,不在衣柜里藏钱。不过,每月可以申请领取500元零花。括弧,日元。



第六, 积极响应“六蛋”号召。只能看老婆的脸蛋,出门前要吻脸蛋,睡觉要贴着脸蛋。老了,决不能喊她“变蛋”,老婆骂“混蛋”,我就是“软蛋”。

关于这件事:

有人叫好,

有人说荒唐!

 

高名潞说:我抗议!

 

他抗议什么?

…………

 

故事纯属虚构,切勿对号入座!

 

(本版图片除特别注明外均从网上下载) 

 

友情推荐:GEGE的博客里有精彩的“北京版”“中国现代艺术展20周年纪念”系列,与怪怪的“山寨版”系列相映成趣,互相解读。

地址:http://blog.artintern.net/gegeart 

 

 

热点文章
陈源初​ ...
重庆时报专访著名摄影艺术家...
蒋翠:“去魅”对于当代艺术...
傅文俊:第四届广州三年展...
贺江:折射——傅文俊观念摄...
热评文章
与谁结婚·20年不准掉头1...
【评评理:这些作品何罪之有...
想给我的房子起个名...
【灵堂:沉痛悼念青年艺术家...
关于申请艺术家列表的公告...
手机艺术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