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国际 >博客频道 > 正文
“网红”梁克刚:一个业余...
2016年08月09日
来源:闻松的艺术空间

“网红”梁克刚:一个业余策展人的欲望江湖

/闻松

   

   

   本来,以梁克刚这种业余策展人角色及他这些年的工作业绩实际上不能进入我的视野,连评论他的兴趣都不该有,更不应为此浪费时间。主要原因是他的工作仅仅是一个类似于拉皮条的展览操作工,缺乏从当代艺术史角度关注的价值。梁克刚最有可能被列入当代艺术新闻的是他作为“吐槽帝”的“网红”形象及其相关营销行为,而且仅仅是在大众层面。为之破例著此文,是因为梁的伪造简历、吹嘘业绩及通过网络吸金行为已经非常恶劣,庶几可成骗局来定论,理应有人出来预警。



   

   梁克刚的“吐槽”行为虽然有娱乐至死的意味,某种程度上可充当当下艺术圈的调味品。然而一方面把严肃的当代艺术批评抹平至大众看客的水准,另一方面以戏谑的方式对展示作品以夸张性的调侃,却丝毫未能从艺术史角度和真正艺术专业性层面给予诸如巴塞尔艺术展等吐槽对象恰如其分的论述和专业性的评判,更未能从文化学立场上挖掘或提升这种快餐式艺术品评的意义,所以,这种走马观花式的夸张评说结果只能停留在吐槽层面。在某种程度上,还矮化了当代艺术展示的学术评判指征。许多场的吐槽,哪怕从国内展到国际展,从图片改到摄像,从事后变成现场,依然是除了吐槽还是吐槽。除了去现场逗趣性的娱乐意义之外,几乎没有任何专业价值和提升转换。因此,最多只能在大众传媒上赢得一些关注,以及迎合那些发行量不高的娱乐性媒体以及以标题党著称的一些微信公众号的需要。难道批评艺术就是逗逼吐槽或是取媚大众?显然不是。实际上,他的吐槽行为基本就是他艺术品位的真实呈现:表面、夸张、浅薄、低俗和博人眼球。也从另一个角度显示了他艺术品评的业余性和插科打诨的特色。缺失专业性是他介入当下艺术圈的一贯特点。

梁克刚的很多工作可以看出,往往他只是做了一分事,但宣传和炒作花了九分力。可能这与他以前从事的广告工作有关,夸张、商业化和炒作性。他热衷于自媒体的开发与宣传也可以看出这一点。作为半路出家的业余人士(建筑专业毕业)看得出没有受过基本的艺术专业实践和理论训练,却胆敢号称全能:中外艺术史研究与培训、艺术机构管理与运营、现当代艺术收藏与投资、艺术创作与自媒体开发(均引自梁本人宣传)没策多少专业性览,因此就更不能说他策的展真正具有影响力和学术针对性几乎没有写过关于现当代艺术的学术论文及批评文章,就知道到处募捐、众筹、索要红包,吸纳好心人的资助。以至于他的某些行为甚至让人怀疑其策展动机。君子爱财,但应取之有道,而不是净想着如何转嫁自己的经济支出,让别人为他的支出埋单。钱财应该是依靠自己辛勤劳动及智慧的工作付出而赚得,而不是老是打别人腰包的主意,想着别人的无偿赞助,或以廉价的交换投机取巧



关于众筹和谋求赞助,之于策展人与艺术家意义不一样。艺术家为了创作原创作品而非市场画作寻求必要的赞助,无可厚非,理应支持。尤其是一些经济条件不太好的先锋艺术家,他们的作品可能没有丝毫商业回报(如行为艺术)但却可能具有艺术史意义,对这些艺术家的赞助等同于雪中送炭。但是,策展人不一样,须谨慎对待,因其工作性质和收益有别于艺术创作。刀子没有两头尖,选择一个行当,就要同时承担从业风险,如策展人就要考虑好经费来源、学术定位及展览的方方面面。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没有相关能力,就别做这个工作没什么需要玩苦情的。

在实际操作中,作为事实上拥有策展权力的策展人众筹吸金募捐则须谨慎这是因为策展人之于艺术家处于权,在当下艺术系统中有一定的权力话语。特别是一些未出道或刚出道的艺术家,为了得到参展机会,往往会讨好有一定资源的策展人。因为很多艺术家可能因有求于策展人而取媚,情愿不情愿地捐金,非人本意的情况下实为强人所难。这些不能视为单纯捐款赞助而近乎贿赂,哪怕是小额红包之类。因此,一般性意义上的众筹、索红包几乎接近于索贿至少在道义上理亏而以插科打诨方式索要红包和卖萌让人捐款则迹近无耻。例如,梁克刚晒出很多给他发红包的艺术家,他们很多是出于艺术江湖底层的艺人和年轻艺人,渴求展览机会和成名成家,他们不得不以赞助的方式讨好作为策展人的梁克刚或小心翼翼地维持好两者关系,试图有可能进入梁的策展名单中。实际上,这是策展人利用他潜在的强势一方来剥削底层艺人的行径。貌似是与他人无涉的自愿捐赠,其实是很无奈的潜在的雅贿行为,哪怕数额有限。特别是募捐的很多钱并未用于展览而是多用于个人消费就更令人愤慨了。梁克刚策划的很多展览本身就有投资方,且作为偏向商业展,有销售行为,为什么还要募捐呢?梁克刚手机屏摔坏了都要在圈里卖萌扮苦情状,让别人给他发红包,这是多饥渴金钱呀?实际上,缺少资金几乎是绝大多数展览的常态都首先想着将所缺资金转嫁到他人身上,是不是近乎无耻展览及一些事务做成了是梁某人的功劳,埋单的却是他人,天底下有这样的好事还要夸大策展工作做甚?几乎等同于是既做了婊子又立了牌坊,还得了艺术资源



再说梁克刚的牛皮往往吹得很大,号称同时担任青岛、重庆、合肥、北京等五家不同地方的民营美术馆馆长,事务繁杂,头绪众多,分身乏术,精力有限,顾得过来才怪。当然,梁所任职的很多地产美术馆其实不缺资金,也不一定要做多少展览,更不会顾及具体的展览质量,而是要促销地产或推广品牌,如他任职馆长的合肥大地美术馆及重庆东原美术馆。更多时候,投资方要求他的是以艺术展览为名的商业操盘而已。常常是打着学术的旗号,却做着商业的事务,让人不由得怀疑他策展工作背后的动机。一个商人,大大方方赚钱没什么可耻的,但别以艺术的名义。他还常常大谈他的艺术情怀和学术理想,令人窃笑不已。简言之,策展可以,但别常扮悲情状赢得别人同情来攫利,更别以兜售情怀与理想的方式来获得商业利润。

策展人为展事推广、宣传都正常,哪怕带点炒作也不是不能理解。但首先要实事求是,不要捏造事实甚至虚假欺骗。据查,梁克刚的个人简历涉嫌造假和夸大其词。随便举两例:一则,梁说他是北京宋庄艺术区的策划者、规划人,也即是说他是宋庄操盘手及始作俑者。我向栗宪庭先生印证过此事,老栗说当年梁其实是作为商业地产策划公司(乙方)派来完成项目的,不过是按老栗及宋庄有关部门(甲方)策划好的方案出了一份图纸,好去交差。栗原话为:“按我的规划出过形象化的地产图,说策划或规划宋庄艺术区,言重......”,栗宪庭先生是公认的宋庄艺术村的始作俑者,梁居然连这个也敢写进简历忽悠世人。二则,梁自吹他作为艺术家参加了1985-1989年的“八五美术新潮运动”。我查了一下,他1968年生人,1986-1990年就读青岛建工学院,不说他学建筑的怎么去做艺术创作了,他在上大学前一年的高考阶段及大学阶段就参加艺术活动了?况且,八五新潮美术运动时间段一般是指1985-1986年之间,且有特指的带有探索性的“前卫”展览活动,而不是其他展事。而且,梁当年尚为在读学生,有没可能“作为核心成员全程参与”青岛露天画展?当时青岛有艺术活动难道就自然归入“八五新潮美术”了么?高名潞等人几本很详尽和权威性的相关著作均未提及当时青岛有前卫艺术活动。露天画展能不能算是前卫艺术尚需商榷。即便有,至少不能归为美术史意义上的八五新潮美术运动中吧?我那会也开始习画也参加家乡(地级市)的展览了(货真价实,我中学常参加市级展览还获奖,大学时参加过学潮,办过现代风格的个展),我是否也算参与八五新潮了吗?有这么笔削春秋伪造简历的吗?



若是以夸大事实或虚假宣传其展,则迹近奸诈和无耻了。,在梁克刚“无常之常”展宣传片中,用词令人惊叹到瞠目结舌的程度。他拔高展为“有史以来中国人自己策划的最具专业品质和国际影响力的专业艺术大展,其努力赢得了全世界的关注和尊重”,并宣称“获得了威尼斯双年展平行展的资格”(虽然我们也知道平行展与威尼斯大展毫无关系,有关系有钱就可以,详见我《摆摊、献媚与嘉年华——威尼斯集群展的商业根性与西方确认》(2013年)及《中国式镀金和文化新殖民主义——商业权谋下的威尼斯参展》(2015年)等批评文章),为“中国当代艺术的转型赢得了西方的关注与尊敬......更新了全世界的观众对中国当代艺术的审美体验......确立了中国人的文化身份,赢得了与西方的平等交流与对话”,梁自吹说“为中国的当代艺术赢得了来自世界的尊敬,真正实现了中西文化的交流”......那是多重要的一位人物及其策展呀!我想稍具艺术常识的看客们已开始会心一笑了吧?与众多出国展览宣传如出一辙,都必须是获得极高评价、享誉世界和载誉归来。如果属实,那真正在国外获业内肯定及专业奖项的怎么办?比如早在20世纪中叶就被载入西方主流艺术史的华人艺术家赵无极,及1980-1990年代在英法获极高赞誉的吴冠中该置于何种地位?1999年获得美国“麦克阿瑟天才奖”及后来获得英国泰特艺术奖的徐冰该放在何处评论之?

而梁策展的“无常之常”展作者有哪些呢?何多苓、王璜生、范勃、梁绍基、郭燕、杨千、他本人及一些不知名的年轻艺术家等。不要说这些艺人风格大相径庭,鱼龙混杂,多是他一些友朋辈,有一些人更是他须讨好的对象、金主和要人如央美美术馆馆长王璜生等。如批评家徐子林所说其实是一场“联谊展”。倘若是这些艺术家就能代表中国当代艺术并且获得如此之高的评价,那国内许许多多比这些更有创新力更具代表性的艺术家岂不是要愧煞国际艺术界了?至于自吹数年来投入千万巨资并抵押房产办展的神话,只能当做酒话或疯话一笑了之了。倘若梁克刚去国外办个群展就能称为“首个在国际上掌握文化话语权的中国策展人”的话,那这些年来去国外辛苦办展的策展人都白忙瞎了。至少在他之前策展历数十国的顾振清,现当代艺术领域更具学术地位和品质的朱其,同样国外策展的批评家高名潞、费大卫、吕澎、王林等人是不是都该羞愧不已了呢?所以,中国当下艺术及一些展览不能较真,稍加较真,往往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以至于内囊尽显。事实上,梁克刚学术能力有限而导致其策展几无学术定位,其策展工作的专业性值得怀疑明智的人都知道须低调做人与事,戒骄戒燥。每每有展事便高调炒作,难怪别人视之若“网红”或小丑。众所周知,策展首在个人学识、学术建构、作品定位专业水准,而不仅仅视同策展事务,或随便拉几个人合做个展览这是为什么国内策展人众多而有品质展览较少的缘故。



事实上,像梁克刚这样在当代艺术界毫无学术地位,连一篇稍微规范的当代艺术论文都没写过的业余玩家和跨界达人(这至少可说明他介入当代艺术的程度很浅显),几乎先锋艺术一知半解的策展人居然在当下做得风生水起,这才是令人大跌眼镜的事,堪称当代艺术界奇葩和反例。令人深思从另一个方面说明,中国当下策展行业门槛是如何地,又是多么地混乱不堪,什么人都能进入充当专家一个最多属于半道出家的业余策展人,做了有限的几个展览,为了募捐和拉点赞助,就敢大话连篇,美誉用尽,没有基本学术操守。在国内,仿佛谁能拉到一些资金或更能长袖善舞,谁能用商业营销方式筹到钱比如谁能众筹,及比谁更不要脸更能卖乖扮萌就能讨到红包等,谁就能想当然地有策展机会似的。甚至在其中充当资本的马仔或小弟也在所不惜。梁克刚同时担任多家异地的民营美术馆馆长,然后拉一些熟识的艺术家朋友张罗几个展览,宣传其资本项目,就是当代艺术展览了?徐子林评价为“基本可确定为没有明确定位的小山头兄弟联展”,一针见血。这种想从当下艺术策展行当中捞一杯羹急功近利的心态也能理解。这样的情境下,能有什么好品质的展览才是真怪了。再说,梁的其他展览也了解一些,基本上没有特别的亮点没见什么特别的品位。

同是策展人的国内知名批评家朱其就此敏锐指出:“有些策展人把展览当做是滚动资源的手段,把一些有资源但水平不高的艺术家拉入展览,通过展览聚集有资金、场地、媒体等资源和人脉。这样以牺牲学术门槛将差的人纳入展览的‘滚雪球’效应,因展览品质很差,口碑不会好......,并认为“这些操盘手最近十几年破坏了当代艺术的生态,他们不专守学术,总是在不停通过展览、活动滚动人脉和搞交际”,但最后“上帝是公平的,不可能在学术和现实利益两方面都获得”。事实上,这种杀鸡取卵式的捞取资源的策展方式破坏了正常的艺术生态,对当代艺术的可持续发展是致命的。



梁克刚个人经历涉嫌造假+策展行为的哗众取宠+过量营销等一系列行为及其操作模式一点也不陌生。这就是曾经风靡广告圈的“叶茂中商业宣传模式”的翻版,梁克刚不过是模仿了一些皮毛而已。其结果就是本来应该极具学术含金量的当代艺术策展行为变得极其廉价和富有商业气息不但消解了艺术的严肃性,也肢解了当代艺术的完整呈现,使艺术创作变得摆拍化,展览过程高度庸俗化。现在梁更利用互联网+模式众筹吸金和贩卖推销,以展览资源兑换社会资源,以哥们化圈子化造成了展览的联谊展实质等所有这些非正常行为,均值得反思

有言道:学者无名,智者无虑。策展人真正做专业了,自会赢得业内尊重,并奠定真正的学术地位。过于在意宣传效应,在乎牟利兑现,那是混江湖的短期套路。倘若能规范策展行业,优秀的艺术自会慢慢沉淀下来逐步会形成中国特定的艺术史。所以说,当下中国艺术界很多人不好好研究学问,不踏踏实实做事情,卖弄一些小聪明捣鼓小噱头,往往自毁前程,最终难免会竭泽而渔,精尽人亡



                                       2016年8月9日凌晨

(作者:闻松,美术学博士。艺术家、评论人)





热点文章
陈源初​ ...
重庆时报专访著名摄影艺术家...
蒋翠:“去魅”对于当代艺术...
傅文俊:第四届广州三年展...
贺江:折射——傅文俊观念摄...
热评文章
与谁结婚·20年不准掉头1...
【评评理:这些作品何罪之有...
想给我的房子起个名...
【灵堂:沉痛悼念青年艺术家...
关于申请艺术家列表的公告...
手机艺术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