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国际 >博客频道 > 正文
你別動,碗很燙
2017年10月12日
来源:quentinee的艺术空间

下午忙完,我便決定回趟老家。夕陽余光遊走在城市樓房的輪廓中,呆板大街上車來人往。我不喜歡城裡的熱鬧,會嚇跑夕陽,家裡這時候,風是輕的,田野是靜的,夕陽是害羞的。


  大巴車只到鎮上,離老家還有十里路。一下車就听到有人喊我,是父親。父親一手接過我行李,一手拿著手機說話:“接到了,接到了,我們就回來。”說罷把電話遞給我。電話裡母親問我晚飯想吃什麼,我說:“媽,我想吃你擀的撈麵條。”


  門前小土坡在夜色下顯得有些陌生而拘謹,似乎把我當成遠方客人。得知我要回來,一進門就看到母親正朝著門口快步走來,她打量著我一直笑,拉我進屋。


  “快坐下,坐車很難受吧?”母親像個得到心愛玩具後的孩子般興奮,我便坐在沙發上。


“去洗洗手吧,一路上出汗多”,我剛要起身,母親又趕忙示意我別動,對我說:“我給你端來,你別起來。”不等我回話,轉身到院子裡了。


  母親端來水,遞給我毛巾,轉身又小跑著到廚房去了。我知道母親在給我做撈麵。記得初中時候一天上午放學,由於母親忙農活做飯晚了,我一生氣準備不吃飯就上學去。母親也是這樣讓我坐著,轉身小跑到廚房為我做撈麵。


  吃了無數次母親做的撈麵,但從沒認真看過她擀麵條的樣子。想到這裡,我輕輕來到院子裡,廚房門開著,我站在離廚房幾米遠的地方,正好可以看到母親。


  廚房裡裝的還是以前那種白織燈,夜色包圍下加上騰空的水蒸氣,白織燈散發的昏黃光線顯得有點力不從心。母親就在燈下,正用擀麵杖擀麵,擀麵杖很粗大,她似乎要用很大的力氣。麵團在前後滾動的擀麵杖下由崎嶇粗糙變得慢慢平整,終於像一張紙一樣平鋪在案板上。就像從小到大我走過的路,多少荊棘坑洼,都被母親用雙手鋪平。


  我想母親以前肯定也是這樣擀麵條,唯一變化的是她雙手,曾經也是白嫩光滑,如今粗糙佈滿老繭。母親突然抬頭看到我了,急忙出來,問我是不是餓的受不住了。


  我慌忙之間連句完整的話也說不出,只對她搖搖頭,不再看她,一個人回到屋裡,坐下等著。


  不一會母親就端著一大碗撈麵走進來,我起身要去接,她大叫:“你別動,碗很燙。”我便又坐下來。她把碗放在我面前,遞給我筷子,催著我趕緊吃。


  母親總是這樣,吃飯時候總要催促我趁熱吃。以前聽到她催,心裡總是一陣怨氣,偏慢吞吞不緊不慢,任由她嘮叨。今日我卻拿起筷子,夾起麵條送到嘴裡。


热点文章
陈源初​ ...
重庆时报专访著名摄影艺术家...
蒋翠:“去魅”对于当代艺术...
傅文俊:第四届广州三年展...
贺江:折射——傅文俊观念摄...
热评文章
与谁结婚·20年不准掉头1...
【评评理:这些作品何罪之有...
想给我的房子起个名...
【灵堂:沉痛悼念青年艺术家...
关于申请艺术家列表的公告...
手机艺术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