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国际 >博客频道 > 正文
简居遐思
2018年02月10日
来源:张怡的艺术空间

想画一张画,是小时候没有看见过的景象。

还想画一张画,是几年前没有画完,后来画完,搬家时不小心被刮刀划破,就废了的画。

画在纸上,跟画在布上的感觉,真的不一样,但是,现在不想画布上。

原本想,刻版,做成水印木刻版画。

两张木板还在,但是不想画稿。

总是觉得,那种感觉,只是一瞬间,去复制,总是失去了什么的感觉。

 

最近一段时间,拼命在看书,被一些事困扰,没有找到答案,也觉得自己方向错了。

或者还是安安静静做点喜欢的事情,比较好。

 

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王维的诗总是寂静美好,安静自在。以前非常喜欢这诗句,课上就欢喜地教给那些五六岁的小孩子们背诵。

现在想想,竹林也被吵晕了吧,只是竹无言。

陶渊明的无弦琴感觉更寂静,一切声音都在自己心里了,与世无争。

桃花源的美好境界,在大多数人眼中总是虚无的,而我从初次读诵时就从心里觉得那是真实的一个世界。

我们一起在威海路六九六做最后一个展览时,有个美籍华人就在碎了的白墙上书写了桃花源这篇文章作为他的作品。

也许那种边工作还能挤出时间创作的时光,就是一段桃花源式的时光吧!

如果没有梁朝昭明太子,没有他的昭明文集,是否我们就见不到陶渊明的文章了?

 

至今还记得那夜傍晚十分,我们一群人走在西栅的石板街上,抬头见到昭明书院,便毫不犹豫走进去,在夜色中走遍整个院子,天明之后又进去看一遍走一遍,想象着昭明太子读书的辰光。

或许,只是因为他是一个爱读书的人。那院落中至今都留存着读书的气息。

而碑林是唐朝太子的读书院,然而那精美的雕刻水池,总让我感觉那里是玩耍射箭的地方,而不是读书的地方。纵使古柏参天,却总是令我感觉到教书先生的无奈之感。尤其那门前拴马的石墩还在,马儿嘶鸣一声,房内读书的人也没有心思再读了。

 

有时越读书,反而越不敢发言,只感到自己所知甚少,见识甚微。若说也只能说些自己有感悟之事。

有时读过的书,还想一读再读,而有时,再读时,理解又会加深。

 

寒冷的天气,足不出户地感觉像是生活在山中,不知岁月。

 

画画,也只是表达我心中所思所惑的一种方式。

心之所思,终究是一种情感。

在理性与感性之间,总有人将二者对立。实无必要。

犹如生活与创作,从来不曾对立。

那些感觉,终究是用言语无法表达的,只有用另外的方式表达。

 

前些日看见一个人说,一种人从细节出发获得全面理解;一种人从本质出发理解事物。第三种人根本就不理会这一切。

这让我想起从前的同学,孙同学画素描,永远是从局部出发,然后画面效果犹如摄影暗房里的照片在显影液中慢慢显影。他现在也真的在做首席摄影师。

 

抽象可以表达我所有的奇思怪想,而不用束手无策。

只是我很想就这样随心所欲地画下去。每一个想法都是新的。

 

 

 

 

祝愿大家心想事成!美梦成真!

 

 

 

热点文章
陈源初​ ...
重庆时报专访著名摄影艺术家...
蒋翠:“去魅”对于当代艺术...
傅文俊:第四届广州三年展...
贺江:折射——傅文俊观念摄...
热评文章
与谁结婚·20年不准掉头1...
【评评理:这些作品何罪之有...
想给我的房子起个名...
【灵堂:沉痛悼念青年艺术家...
关于申请艺术家列表的公告...
手机艺术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