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国际 >博客频道 > 正文
花鸟老师顾伯达
2018年07月12日
来源:王菊如的艺术空间

我的花鸟老师顾伯达

王菊如

 

19608月本人为上海工艺美术校录取,顾伯达老师执教我们中国画花鸟专业。萧海春告诉我说,顾伯达老师成名很早,是“菊王 后来,看了他许多作品,才相信海春的话不假。

顾伯达老师上课时有一句话,至今快60年了,还记得很牢,那就是“ 行梗有力” ,说的是写意画,无论草本木本。还有一句勾叶筋的话,具体的话忘了,但方法却同样记得很牢,而且后来用来教自己的学生,也沿袭此法,应算是家法。顾伯达老师工山水、花卉皆俊逸,尤擅画菊。近年常有画作参与拍卖,简历介绍,又常与江苏画院顾伯逵相混淆,而且生年也搞不清楚,有的说1903年,有的说1910年,莫衷一是。

这也难怪,笔者在学校时也曾搞错过,大约是196010月,某天,我在四川北路一家旧书店,看到一册江苏画院画册,大概是纪念建国十周年的书画(旧画册),见里面有顾伯逵的一幅作品,以为是自己老师顾伯达的佳作,于是喜孜孜地化了五角钱买下来,那可是本人一个月的零化钱,到家再仔细一看,才发现粗心,弄错了,懊悔不己,好在其中还有自己喜欢的几位江苏画家的作品,无锡的钱松癌,丹阳的吕凤子等,所以还不算太扫兴。

“达”与“逵”,繁体字形似,但两人画风与主题,差别较大,顾伯逵的书画用笔粗率、奔放,擅鱼,猴子、松鼠等题材;

顾伯达先生画菊较多,且喜题诗长款,书法较工整、静逸。

顾伯逵年略长于顾伯达,系1892生,祖藉苏州,生于扬州,号九峰居士、片石斋老人。

顾伯达老师在上海工艺美术校任教时,每天清晨,一般先在黄浦外滩公园一个固定的地方打下太极拳,后再到圆明园路43号校内上班。他认为打拳有利于画画,静气、运气,亦养心养神。那时我们年轻气盛,似乎想静也静不下来,我和萧海春曾用了几个早晨,跟着他学了几次,怎么起势、怎么白鹤亮翅,怎么云手、怎么倒拳肱等等,但终久没有学成。倒是萧海春那套拳,也不知他从哪儿学来的,说是少林拳,拨弄了几次,被他教会了,虽不常打,却至今犹未忘记。

19618月,顾伯达老师特地画了一幅菊花扇面,说画菊花送菊如,此画画得很精致,花是工笔,叶梗是小写意,那叶筋勾得生动,如临风餐露。我高兴至致,连连鞠躬道谢。后来,可惜该扇因家中失火而被毁。

 

 

热点文章
陈源初​ ...
重庆时报专访著名摄影艺术家...
蒋翠:“去魅”对于当代艺术...
傅文俊:第四届广州三年展...
贺江:折射——傅文俊观念摄...
热评文章
与谁结婚·20年不准掉头1...
【评评理:这些作品何罪之有...
想给我的房子起个名...
【灵堂:沉痛悼念青年艺术家...
关于申请艺术家列表的公告...
手机艺术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