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国际 >博客频道 > 正文
一方砚
2018年08月10日
来源:张怡的艺术空间

 

 

 

东华大学和我同一位导师的启明师兄送给我一方砚。

很沉重,拿回家打开一看,哇,太好看了!

赶紧再次谢过师兄。

可以好好练字了。

臭毛病很多的我,小时候因为墨汁臭一直不愿意好好练字,宁愿看帖也不写字。

上学时,书法课的老师总是对我说:你好好写字,是可以写好的。

我应付了交作业,笑着听老师规劝,空了在画室画素描,再空了看书,就是没空写字。

大学时,书法老师是个非常仙逸气质的老师,还送给过我一幅字:静观。

 

记得在碑林,看见张旭的草书,终于明白公孙大娘舞剑带给张旭的灵感,因为那些石碑上的字真的刀光剑影。

那一瞬间站在碑帖前,心里暗暗地激动,因为碑帖生动了还原了张旭草书的真貌,之前只是看的文学典故。

如果我是一个剑客,也能跟着那字悟出一套剑法了。

 

有一位写书法的人,因为一个力字跟我争执,我止住了没有再多说。

我想说的是,力透纸背。那个人没懂。

 

中国称为书法。

日本称为书道。

 

排名天下第一、第二、第三的书帖,都是平常生活中的即兴书写,然而那些书写中浸透了作者们最深沉地情感,因此使那些字获得了生命的感觉。千古流传。

 

那时的人们写字是平常事,如今人们写字是为了什么?

 

在喜马拉雅美术馆的敦煌文物展中看见过一幅经文,小楷书写,每个字都端端正正,堪比今天的机器印刷的字体,但是那幅字卷的气息却是一个佛家弟子的虔诚和正信之心。

看那一幅字的那一刻,我的内心也是感动的,感动于写字的僧人的清净之心,坚定之情。

 

小时候喜欢柳书,因为柳公权说,人正则字正。

 

现在还喜欢浦心畬书写的心经,因为他刺血书写的心经怀念他的母亲。那书写中承载着他对母亲深厚地情感。

虽然那血色渐淡的红色字体,有点令人心中悚然,然而那字体的俊逸与饱含的情感,还是深深地吸引着我。

 

记得有次被朋友约了去书店,在古籍书店的二楼流连很久,那天选了一本书《王羲之书论全集》,一回来就看了经典传闻中的卫夫人笔阵图。笔势论留着有时间慢慢看,当时就是这么想的,然后画画,工作,现在似乎是断续看了一半,还没有看完。

 

其实,一直也在断断续续地练字,现在,有了这样一方好看的砚,不好好写字,说不过去啊!

 

这方美好的砚是我写字的动力源泉啊!

 

 

 

 

 

 

 

热点文章
陈源初​ ...
重庆时报专访著名摄影艺术家...
蒋翠:“去魅”对于当代艺术...
傅文俊:第四届广州三年展...
贺江:折射——傅文俊观念摄...
热评文章
与谁结婚·20年不准掉头1...
【评评理:这些作品何罪之有...
想给我的房子起个名...
【灵堂:沉痛悼念青年艺术家...
关于申请艺术家列表的公告...
手机艺术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