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国际 >博客频道 > 正文
誰在四季的岸邊,置月為樽
2018年10月12日
来源:酒醉斷人腸的艺术空间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取次花叢懶回顧,半緣修道半緣君。不知滄桑的我們多少次傻傻的吟誦著這首詩。如今時光荏苒光陰不再,才知道這首詩的輕重。那時的你,原來是讀給現在的我聽的。

  回到天津,才知道你就在前一天的火車上。緣分已盡有緣無分也好,近在咫尺遠在天邊也好,等閑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也好,無論什么語言都已經變得蒼白無聊。離開了就是離開了,既然沒有分開的理由,也不會有再見的借口。即便是在同一輛車上,我在車廂接頭處一根接著一根的抽煙的同時,也許你卻在無聊的看著窗外飛逝的群山和炊煙。我不再是你的風景,你也不會成為我的停留。

  天津的我,還是在那片瘦湖旁,替當初的誓言守護著一份清靜。弱水三千也好,繁華無數也罷。給了你的,永遠留在了過去。冷清的地鐵,落寞的街道,留著記憶的熱鬧,全被染成了灰色。

  有人說,三年的時光,記憶都老了這么多,連我自己都不認識當時的自己了,你又變了多少?何必憑空傷悲無端自哀。無奈,像一個朋友說的,我們都是感性的人,我們都是懷舊的人,我們都穿梭在現實和虛幻之間。只是,苦了那棵我們淚水滋潤過的那棵柳樹。當初,你在萬佛島深深的一拜;如今,我還是不知道你當時祈禱的是什么,和我有沒有關系。但我還是在一個我們沒有一起去過的佛寺裏深深地拜了一次。 一盞孤燈,伴一杯嫋嫋香茗,翻動滯留墨香的書頁,筆跡飛快的繚亂了雪白的紙,是什么繚亂了我的心?文字,如我心中的一泓清泉,清澈見底,幽雅寧靜,寄心於明月,隨風低至彼岸,表達滿懷的相思,愁緒。

  筆端下輕點心中縷縷思緒,在一泓清泉中若點若圈,使我心雨飄飛,裝滿詩懷畫意。凝望著夜的清寂,是誰,深鎖了我的清眉,漂染了一世的唐風?是誰,款款入我的夢境,惹我此生的念想?

  攜一縷清風,過你的夢簷,靈慧如你,是否讓我無望的等待?掬一汪明月,入你的心田,溫柔如我,是否還讓我手捂相思的清寒?閉上眼睛,如水的琴聲,蔓延至安寧的夜的心髒。

  流雲輕舟,蕩滌眸上清愁,芳草萋萋的清風蝶舞,風幹不了塵緣遺落的心上淚痕。凝眸處,落花時節,唯有杜鵑聲聲。在指尖流逝的時光罅隙裏,如若能相遇一個無風的月夜,有誰,會在蒹葭蒼蒼的柔波裏,將一片絕美的夜色,烘溶成一枝帶露的玫瑰?

  白衣、素手、短笛、輕舟,酌一江思念,飲三世情愁,以款款深情的詩行,觸摸人間的冷暖,事世的變遷?誰的容顏蒼老了千年的等候,在尋尋覓覓中沉淪,縱使寂寞成殤,依然無法泅渡寂寞的靈魂,然而,慢慢憔悴了的心。

  畫屏幽,織夢繞重樓,一支輕柔的筆,終不能夠,將心遇的美麗寫成今生無悔的完美。而你,始終在我不遠的地方,伴我夜色闌珊,一簾星光。躲不開期待,裹著濃濃的夜色,向著無際的黑暗潛行,盡管我知道,你就是我夢裏相隨的一個魅影。

  今生,我站在寂寞的左岸,你佇立在海角天邊,指尖滑過流年,縱使天涯路遠,依舊,割斷不了塵世,漫長而纏綿的脈脈思念。好想在三生石上銘刻一段誓言,一個天上人間獨一無二的永恒。

  披一蓑煙雨,立於紅塵當中,相逢只因宿命的緣,凝睛,只為你驚鴻一瞥。且容我片刻的斟酌,將珍藏已久的矜持,醞釀成瑪瑙般的誓言,輕瞬,夢已成碎片,化為漫天細雨,點點拍打寂寞的窗簷。淡淡的苦澀伴有一點兒香的甜,拽著唐風宋雨的浪漫情懷,將自己潤濕得淋漓盡致。

  抬起頭,靜靜地凝望這淡藍色的銀河化作千載縈繞的幽夢,孤寂的河床盛滿千古未絕的魂魄。望著亙古不變的天穹,想起你日顯憔悴的臉龐,我的淚恣意蔓延……

热点文章
陈源初​ ...
重庆时报专访著名摄影艺术家...
蒋翠:“去魅”对于当代艺术...
傅文俊:第四届广州三年展...
贺江:折射——傅文俊观念摄...
热评文章
与谁结婚·20年不准掉头1...
【评评理:这些作品何罪之有...
想给我的房子起个名...
【灵堂:沉痛悼念青年艺术家...
关于申请艺术家列表的公告...
手机艺术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