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国际 >新闻频道 >正文
5家以上艺博会将消失?
2018年01月11日 09:48:58
来源:artnet新闻

 "Bettina Pousttchi:World Time Clock"展览现场图。图片:致谢赫希洪博物馆和雕塑园

  当新年来临之际,我们正处在一个文化剧烈转型和充满不确定性的时刻,我想对未来一年的艺术市场进行一系列预测。 但是,因为我是一个负责任且锱铢必较的强迫症患者,所以我会尽力避免泛泛而谈。不过,这里有八个充满细节的方向,且让我们在2018年底前看看它们是否准确。 让我们屏息以待,不管结果如何,事实会比我胡言乱语的预测更有价值。

 2017年巴塞尔艺博会媒体预展现场。图片:Harold Cunningham/Getty Images

  1. 1.5到10个中等规模的艺博会将会消失

  意识到中级画廊的高流失率是一件令人痛心的事——根据《ARTnews》自2012持续做的调查显示,从2012年一直持续的局部调查显示,自去年以来,这一现象已经非常明显了,并非子虚乌有。

  而事实上是:来自中级画廊的申请费、展览费和定制展位费也是那些中等规模的艺博会(比如说Untitled或者Artissima)的主要收入来源,其依赖性就像独立电影依赖圣丹斯电影节一样重。

  如果这些画廊继续在财政上表现不佳,那么它们将无法支付艺博会费用。所以,票务的销售状况也会给艺博会增加沉重负担,—部分的原因是中等规模的艺博会无法与A级艺博会比邻而居(举个例子:Skate艺术市场调查公司出版的2015年度综合报告显示,在巴塞尔艺博会上的参与人数接近75,000人,而相比之下,Volta纽约艺博会仅为2万人)。

  如宝马这样慷慨的广告商——也是巴塞尔艺博会的主要赞助者——是不会投大把钞票到普罗大众看得不那么清楚的艺博会上的,也就是说这些艺博会并不会如此容易进入普罗大众的视野里,更别说进入流行文化范畴。没有不敬之意,但是嘻哈歌手德雷克(Drake)是不会飞到湾区来为今年的FOG艺博会进行一整晚的表演的。

  有舍才有得。如果作为中等规模艺博会主要收入来源的画廊真的像大多数人所认为的那样被无情地屠杀,那么中等规模艺博会就要重新进行推算,特别是在公寓画廊和艺术家/城市等其它可替代方式先行之后,它们以更好的方式接触到了新藏家。我将预测在未来的12个月内,新一轮洗牌即将到来或者开始。

  2. 非实体画廊的参展人参加艺博会?主要艺博会将不会让步

  诚然,一些中等规模的艺博会——主要是独立艺博会——曾经让一些有着离谱行径、没有满足传统艺博会对实体画廊基本要求的参展人参加艺博会。但是如巴塞尔艺博会、弗雷兹艺博会甚至军械库艺博会等大型艺博会却还没有打开这样的门户。事实上,巴塞尔艺博会总监Marc Spiegler在上个月的一次谈话中重新谈到了保证实体画廊的重要性——至少,短时间内的重要性。

  从哲学的角度还是从财政的角度,我们可以激辩背后的成因(从后者的角度上来看:如果你是一个艺博会的组织者,为什么要冒着激怒你最忠实和大方的客户,举个例子,那些真正画廊们的风险,来给那些不足以支付它们带来的损失的小画廊发通行证呢)?但是无论如何,这背后的成因是真实且有力的,且在今年之内不会有任何改变的。

豪瑟沃斯洛杉矶艺术中心的外部装潢。图片:致谢豪瑟与沃斯画廊

  为什么这件事值得拿出来讨论呢?如果一个被称之为“无实体空间的艺术品经纪人"因为他们的专业性被其中一个主要的销售渠道一直被拒之门外,那么这种备受争议的限制条件可以说是遏制了中级画廊一直在寻求的主要替代模式之一。而这种损害正是整个行业面临的真正的结构性问题。

  3. 中级画廊中至少有一个会合并……

  并有一个顶级画廊或者巨型画廊将会并购一家中级画廊

  管理费用的上涨并不是中层画廊挣扎的唯一原因,但却是相当重要的一个原因。支付这些费用的最简单的方法是与相关的人共享。如同是在这种关系合法之前,迫使一帮纽约夫妇搬到一起。

  扎克·费尔(Zach Feuer)和乔尔·梅斯勒(Joel Mesler)尝试过,尽管在2015年5月首次亮相后不到两年的时间里,这个合作方式就已经以失败告终。其他画廊也纷纷试水,合作组织了艺博会展位或者其他项目,比如玛丽安·博斯基(Marianne Boesky)、 Dominique Lévy和Sprüth Magers在2016年的伦敦弗雷兹艺博会分享了一个专门为弗兰科·斯特拉(Frank Stella)设计的展位。这个更宏大,更彻底的解决方案让人们尝试了一年又一年,直到没有人再次尝试。

  而至于这个预测的后半部分:在所有其他的整合行业中,有兴趣进行扩张的主要参与者都可以选择从内部开始增长,或者采用更快、更容易的途径使用部分超额资本来收购的那些商业档案里已经出现漏洞的小竞争对手。

  在画廊/经纪人领域,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些例子:Esther Schipper在2015年收购了Jörg Johnen画廊的控股权,在同一年大卫·卓纳则将伦敦经纪人Gérard Faggionato收入麾下(同时还有他在英国和欧洲弗朗西斯·培根的财产)扩充他庞大帝国的版图。我们可以说,这部“电影",就这样一个“追求连锁"的时代的许多其他人一样,很快就会有续集。

  4. 对顶级画廊创始人不检的指控将迫使画廊关闭

  女性们已经出面正式在哈维·温斯坦(Harvey Weinstein)的祭坛前对这个行业的其它领域中对他们敞开浴袍的主要人物们宣战。 对于艺博会,请看本杰明·基诺基奥(Benjamin Genocchio)的下场。对于博物馆,参见Jens Hoffmann和Gavin Delahunty的结局。对于出版商,请参阅《艺术论坛》前联合出版人奈特·兰德斯曼(Knight Landesman)的收场。

  难道有人会相信画廊所有权是一种护身符,它可以阻止处于权力位置的男性以相同的方式错误对待女性?相比之下,我宁愿相信你拥有治愈老年痴呆症的魔力水晶。

  但是,我们已知的案例与这个预测之间存在着根本性的差异:在上述情况中,机构比个人所扮演的角色更大。军械库艺博会、犹太人博物馆、《艺术论坛》杂志——所有这些实体都能更换所谓的罪魁祸首,并继续前进。

  但是,当所谓的罪魁祸首其实是行业本身时又怎么办?

  很简单:立即停止错误行为。这是所谓的施虐者“反省自己的行为"、“重新审视自己"、“花更多的时间与家人在一起",或用废话委婉地哄骗受害者,直到丑闻烟消云散。

  艺术市场是一个汇聚数十亿美元的行业。但它同时也是一个会所。收藏家、经纪人和策展人谈(bā)话(guà)。 谈很多的话。他们比外部人士更知道内部消息。

  我们似乎正处在历史上的特殊时刻,人们已经认定不再接受有毒的直男癌,或者,至少认为这是冒险的。所以,如果丑闻东窗事发了,收藏家们不得不问他们是否可以去参加下一次的鸡尾酒会、庆典或者慈善拍卖,当他们的同伴们可能非常清楚他们刚刚从一个怪物手里购得一幅作品时,手指的交叉意味着“不"。如果我是对的,那么堕落的经纪人将无法弥补,只能关门大吉。  

 纽约苏富比拍卖行。图片:致谢Richard Levine/Corbis via Getty Images

  5. 佳士得(和/或)富艺斯将通过资助未被完全开发的艺术家和流派,来追随苏富比的领先地位

  这个大趋势让我怀疑我们会看到更多的跨部门合作,但是拍卖行似乎是一个很好的起点——尤其是因为我们已经通过价值25万美元的苏富比奖(Sotheby's Prize)看到了先例,苏富比奖每年都会发放一笔奖金(有时也会根据今年的双重受赠者而进行分成),用其主席艾伦·施瓦茨曼(Allan Schwartzman)的话来说,带有主题性的博物馆展览“是非常昂贵……耗时组织,而且很难得到资金赞助。"

  最重要的一点是:这样的贡献并不是在做慈善事业,而是投资。市场总是需要新的(或者说重新)发现。 除了学术价值外,这些赠款是有形的,可以开始建立或扩大被忽略的艺术家和流派的市场,真金白银的奖励可以在未来几年里落在实处(顺便说一句,这对艺术史来说是件好事)!

  6. 经济危机度过之后,拍卖行将继续提供过高的担保

  每次世界经济崩溃时,拍卖行都会逃避他们关于财政责任的要点,以及他们过时的、在花钱大手大脚的错误。那么,每当我们经历持续的经济复苏——至少在经济金字塔的顶端——他们马上就批准大额的担保,特别是现在已经把一些风险转嫁给第三方的投机客时。这就好像你是最狂野的大学生在宿醉醒来后发现他们吐遍了整个宿舍,却发现他们在宿醉消失后的几天里再次痛饮一样。

  7. 一家好莱坞机构将帮助至少一名蓝筹艺术家开办一家售票的艺术游乐机构——永久性的  

 杰夫·昆斯,《冥王和普罗塞耳皮娜》。图片:致谢Bal Harbour Shops 和Oceana BalHarbour

  2016年,好莱坞经纪公司UTA开了一家画廊(他们声称不是画廊,但是你知道……)。在与Endeavor(现为品牌主要持股人)宣布“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不到一周之后,弗里兹艺博会提出了在纽约南布朗克斯区创建一个大型艺术区的建议。草间弥生的《无限镜屋》在博物馆景观中开辟了销售和约会软件自拍的踪迹,并于去年秋天在东京开设了自己的博物馆。与此同时,与草间弥生驰名的明星艺术家们也越来越愿意习惯放弃一贯的画廊代理,而直接与消费者一起利用自己的明星力量。

  基本上,代理机构和主要的艺术家们都比很多人意识到的更具有雄心壮志。我的同事Ben Davis将此描述为“大趣味艺术"(Big Fun Art)。为什么三巨头机构(CAA就是第三大巨头)这样的捣乱分子和只看规模,利欲熏心的艺术家要眼睁睁地把战利品拱手让给大博物馆和Meow Wolf这样的冉冉新星呢?

  8. 盈利性艺术产业将会减少对科技方面的五大结构性投入

  在这个功能性网站仍然具备竞争优势的行业中,除了一些最大的机构外,其他所有人都在充分利用科技创新或商业潜力上愚人愚己。

  去年的网络犯罪丑闻显示,大多数画廊依然在数字安全的基础上,即使不是倒退,也是停滞不前。我们几乎每年都会看到新的在线拍卖刷新纪录,但平台本身几乎没有什么重大的改进。几乎没有人甚至不愿意在网上进行有意义的广告宣传,所以他们宁可不断地投入资金(在2018年请把这句话打出来)!

  相比之下,我所说的“对技术的结构性投资",即使在一些无聊的日常方面,也是一个对改变这个实体如何开展业务的举措。当然,也有一些值得正式宣布的东西,即使像我这样的人,也是唯一一个起初为此感到兴奋的人。想一想:一家画廊聘请一名开发人员创建一个虚拟现实的“后台",由主要收藏家访问;艺术博览会与一家领先的网络安全公司建立了合作关系; 一家拍卖行策划一场专门展示时间型或互动式新媒体的展览。

  长话短说:每年制作一些孤立的虚拟现实艺术品并不意味着画廊、拍卖行或展览会在整体上适当投入创新。但是创造一个海市蜃楼就足够了。

  这就是我现在所预测的一切。 再次重复,我会在今年年底回到这些预测来评估哪里对了,哪里错了,还有原因——至少假设那天来临之前文明不会毁灭。但是,嘿,新年快乐!


作者:译/Suhua Shi
>>返回上级
最新新闻
沈敬东艺术文献展闭幕式于1月31日举办
凡高与日本:他在浮世绘中如何寻求理想之境
蒙克=呐喊emoji
著名艺术家姬子作品巡
超级画廊参观人数激增的背后
相关新闻
“惊喜的发现”的策展人和艺术家...
央美美术馆展出“20世纪中国美...
2007年重要品牌与艺术品结合...
杨黎:穿越地域的列车:翟永明采...
寻找金牌画廊
手机艺术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