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国际 >新闻频道 >正文
谁在修复卡拉瓦乔
2018年02月01日 09:02:53
来源:TANC艺术新闻中文版

卡拉瓦乔《鲁特琴师》国立艾尔米塔什博物馆修复前后,图片来源:TAN、TANC

  近日,位于圣彼得堡的俄罗斯国立艾尔米塔什博物馆(State Hermitage Museum)展出了该馆耗时两年修复完成的卡拉瓦乔(Caravaggio)绘画作品《鲁特琴师》(Lute Player),这件在冬宫阿波罗厅(Apollo hall)展出的作品是仅存的两幅被确认为卡拉瓦乔真迹的《鲁特琴师》之一,也是唯一一幅俄罗斯博物馆所收藏的卡拉瓦乔画作,馆长米哈伊尔·彼得罗夫斯基(Mikhail Piotrovsky)称之为“我们最重要的馆藏画作之一”,对该幅作品的修复与研究工作也是前所未有的。

国立艾尔米塔什博物馆卡拉瓦乔《鲁特琴师》展出现场,图片来源:国立艾尔米塔什博物馆

  国立艾尔米塔什博物馆修复专家维克多·克罗波夫(Viktor Korobov)在一个视频中介绍说,由于油画中的蛋油含量超过了胶泥和树脂,使得修复工作变得异常复杂,他尽力还原了画面中花朵的真实色彩。

国立艾尔米塔什博物馆卡拉瓦乔《鲁特琴师》修复现场,图片来源:国立艾尔米塔什博物馆

  修复工作通过酒精和松节油的混合物去除了画作上的一小部分旧漆。据博物馆描述,他们在画面上特意保留了一层“清漆薄膜”,这属于冬宫的典型修复手法。此外,国立艾尔米塔什博物馆的科学修复与保护部门还通过X射线发现了该幅画作的pentimenti,也就是卡拉瓦乔在绘画过程中对画面构成的修改,这一发现也意味着该作是卡拉瓦乔《鲁特琴师》这一题材画作中的首幅。

卡拉瓦乔《鲁特琴师》的X射线成像图,图片来源:国立艾尔米塔什博物馆

  《鲁特琴师》的另一个版本由威尔顿斯坦(Wildenstein)家族所有,该件作品直至2013年长期由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租赁;第三个版本曾属于格洛斯特郡Badminton House的博福特公爵(Duke of Beaufort)所有,直至2001年这幅画作出现在于苏富比拍场,彼时被认为由意大利某位不知名画家所作,而后来一些专家声称其出自卡拉瓦乔之手。于冬宫展出的这一版本可追溯到1595年至1896年,曾由意大利银行家、艺术收藏家马尔凯塞·文森佐·朱斯蒂尼亚尼(Marchese Vincenzo Giustiniani)拥有,1808年被博物馆收购。本次修复工作则由国立艾尔米塔什博物馆的法律顾问机构——跨国律师事务所贝克·麦肯齐(Baker McKenzie)赞助完成。

  谁在修复“卡拉瓦乔”?

  2012年,罗马布拉斯奇宫(Palazzo Braschi)展出了一幅由罗马高级保护和修复研究所(SuperiorInstitute of Conservation and Restoration)修复完成的卡拉瓦乔作品《拉撒路的复活》(The Resurrection of Lazarus),这是60年来对这幅画作所进行的第一次修复。据称,作品完成于1609年,也就是卡拉瓦乔去世的前一年,当时其因斗殴及谋杀罪逃亡至西西里,这幅绘于其逃亡期间的作品也被认为是卡拉瓦乔最具戏剧性的作品之一,画中耶稣身旁黑色头发、胡须浓密的奇迹见证者亦是卡拉瓦乔本人的自画像。

卡拉瓦乔《拉撒路的复活》(The Resurrection ofLazarus)修复前后,图片来源:Getty

  该作的修复工作历时7个月耗资10万欧元,研究人员还设法找到了卡拉瓦乔当时所使用的颜料配比,其中就包括西西里当地的绘画颜料,修复者安娜·玛丽亚·马尔科内(Anna Maria Marcone)表示,期间所遇到的最大困难是1670年被认为是该作的第一次修复对画面所造成的损坏,与此同时,作品此前在西西里墨西拿的一座教堂内被安置了几个世纪,而教堂潮湿的环境也令其受损严重。

卡拉瓦乔《拉撒路的复活》展出现场,图片来源:AFP

  卡拉瓦乔绘于1607年的作品《圣安德鲁的受难》(The Crucifixion of Saint Andrew)是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最重要的馆藏之一,自2014年起,博物馆开始对这幅作品进行了一系列清洁与修复工作,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的焦点画廊还特别创建有一所绘画保护实验室,使得参观者可以亲眼目睹对其的修复保护工作。

该项目的主要工作由修复师Dean Yoder完成,图片来源: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

  2014年,盖蒂基金会也曾出资30万欧元对两件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藏卡拉瓦乔与鲁本斯重要作品进行过保护,其中就包括卡拉瓦乔的代表作《手提歌利亚头颅的大卫》(David with the Head of Goliath),该幅作品所描绘的歌利亚头颅是画家本人的自画像,这也是现存的两件卡拉瓦乔版面油画之一,在修复之前,作品的状态已经脆弱不堪,此前的修复与保护工作已使画板的厚度削减至几毫米,该项保护工作的重点之一就是在画板的背面安置一个防止作品翘曲的木质格状框架,同时还对画面的多个裂缝进行了修复。

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馆藏卡拉瓦乔《手提歌利亚头颅的大卫》,图片来源: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

  2017年,奢侈品品牌芬迪(Fendi)与罗马博盖塞博物馆(Galleria Borghese)公布了为期三年的合作计划,共同创建卡拉瓦乔研究中心,致力于对其作品的保护与推广。作为这一长期合作项目国际巡回展的第一站,2017年11月21日,洛杉矶盖蒂中心迎来了一场由芬迪赞助的卡拉瓦乔作品展,罗马博盖塞博物馆为展览提供了占其卡拉瓦乔藏品一半的三幅重要作品——《拿水果篮的男孩》、《圣杰罗米》以及博盖塞馆藏版本的《手提歌利亚头颅的大卫》。 

洛杉矶盖蒂中心卡拉瓦乔展览现场,芬迪家族继承人、创意总监Silvia Venturini Fendi(左)以及首席执行官Pietro Beccari出席展览开幕式,图片来源:BFA

  据悉,芬迪将投入约130万欧元的资金用于研究中心的建设,新生的卡拉瓦乔研究中心将从艺术史角度对卡拉瓦乔及其作品进行分析、探讨及保护,与此同时,还将创建最全面的卡拉瓦乔线上数据库。


作者:
>>返回上级
最新新闻
日本古董花瓶在莫斯科展出后被盗
霍克尼画作拍出6.26亿!问鼎最贵在世艺术家
谷文达的艺术是条有源头的河
能让霍克尼成为在世最贵画家的为什么偏是这一幅
三句箴言揭示2018艺术品拍卖市场趋势
相关新闻
“惊喜的发现”的策展人和艺术家...
央美美术馆展出“20世纪中国美...
2007年重要品牌与艺术品结合...
杨黎:穿越地域的列车:翟永明采...
寻找金牌画廊
手机艺术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