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国际 >新闻频道 >正文
豪瑟沃斯联合创始人曼努埃拉·沃斯
2018年03月14日 11:20:11
来源:《IDEAT理想家》
  今年二月,《IDEAT理想家》杂志采访了豪瑟沃斯画廊总裁暨联合创始人之一曼努埃拉·沃斯(Manuela Wirth)女士。曼努埃拉在采访中表示:于她而言,“艺术”不是用虚浮外衣矫饰的买卖,而是如呼吸一般自然的生活状态。她与家人共同建立的画廊之所以被艺术界仰望,正是因为建立在这样一种信念之上。

  对话曼努埃拉·沃斯

肖像摄影:蔡希暐,原载于《IDEAT理想家》2018年2月刊

  “可能我不该说这种话,但我不喜欢艺博会。”见到曼努埃拉 · 沃斯本人,你会立刻确定这不是她用来自我营销的反话。她穿着袖口带蝴蝶结的杂色印花连衣裙,一头浅栗色及肩长发,鼻梁上一副玳瑁花纹眼镜,完全是学养十足的教师模样。“作为生意人我真的很烂,从没卖出过一件艺术品。”她在2016年接受《The Gentlewoman》杂志的采访时这么说,并言行一致地缺席了不少艺术展会,似乎比起全球画廊巨头的掌舵人身份,高山遍布的英格兰乡村才让她更自在。

  但这并不妨碍她成为被艺术品市场仰望的人,并和艺术界最杰出的一些名字紧密地联系在一起:路易斯 · 布尔乔亚(Louise Bourgeois)、保罗·麦卡锡(Paul McCarthy)、杰克·惠滕(Jack Whitten)、亨利·摩尔(Henry Moore)、马克·布拉德福特(Mark Bradford)、伊娃·海瑟(Eva Hesse)......这个名单还在迅速加长。 事实上,和她聊天的短短40分钟,就像是在飞速翻阅一本当代艺术名录,问答之间,不断闪回着这些艺术家留下的气息和指痕。

以豪瑟沃斯联合创始人曼努埃拉·沃斯命名的、豪瑟沃斯洛杉矶艺术中心内的曼努埃拉(Manuela)餐厅内景。摄影:Joshua Targownik,图片:豪瑟沃斯

  1992年,当曼努埃拉· 沃斯和母亲乌苏拉·豪瑟(Ursula Hauser)、丈夫伊万·沃斯(Iwan Wirth)在苏黎世创立豪瑟沃斯画廊的时候,他们可能并未想过,26年后他们的艺术版图将延展至何处。2015 年,在英国杂志《艺术评论》(ArtReview)评选的当代艺术界最具影响力人物榜上,沃斯夫妇位列榜首。而现在,作为全世界收益率最高的画廊之一,豪瑟沃斯的空间已经从苏黎世拓展到伦敦、萨默塞特(英国)、纽约和洛杉矶;3月底,豪瑟沃斯在亚洲的第一个艺术空间也将登陆香港,在中环的H Queen’s大楼里展出马克·布拉德福特的全新绘画作品。

马克·布拉德福特(Mark Bradford)肖像照,©马克·布拉德福特,摄影:Sean Shim-Boyle,图片:豪瑟沃斯

  但正如曼努埃拉给人留下的印象一样,豪瑟沃斯没有那种用力兜售艺术品的“生意人”姿态,他们更愿意出售一种“生活状态”,一种由艺术、空间和社群串联起来的互动方式。用《艺术评论》的话来说,豪瑟沃斯之所以成功,正是因为他们“不断把艺术收藏与人们的品味和社交意愿融合起来”。这一点,看看他们在英国萨默塞特郡所做的事就知道了:2013年,豪瑟沃斯改建了18世纪的德斯拉德农舍(Durslade Farmhouse),把它变为由艺术家作品装饰的古朴酒店,之后又在酒店对面开设了萨默塞特艺术中心,把艺术浸入生活之中,让它变得唾手可及。今年,延续“艺术即生活”这一思路的The Fife Arms旅店将在苏格兰Braemar落成。除此之外,和艺术相关的教育、出版项目,也在世界各地同时推进。

豪瑟沃斯德斯拉德农舍内部,摄影:Aaron Schuman,图片:艾达·艾波布鲁格(Ida Applebroog),豪瑟沃斯

豪瑟沃斯德斯拉德农舍内部,摄影:Aaron Schuman,图片:豪瑟沃斯  

  沃斯夫妇在工作上互为表里,和他们代理的艺术家 长期保持着朋友式的密切关系,曼努埃拉称之为“一段延续的对话”。我们和她的会面安排在圣诞节前的一个月,被问及会给艺术家准备什么样的礼物时,曼努埃拉带着含蓄但充分的热情说:“我们会和艺术家一起做些特别的东西,然后送给艺术家。 比如带有玛丽·赫尔曼(Mary Heilmann)、李·洛萨诺(Lee Lozano)和伊娃·海瑟(Eva Hesse)作品图案的毯子、围巾。我们住在萨默塞特,那里的林地可以提供木材,我们会请当地人把这些木料做成漂亮的木碗,送给朋友和艺术家。法国著名的刀具生产商Laguiole也跟我们合作,用这些木材来制作餐具刀柄 。总之 , 都是非常个人化的礼物 。”

  一说到德斯拉德农舍,身在万里之外的曼努埃拉好像瞬间回到了主场。毕竟,那里有她热衷的一切:艺术、亲友、美食和慷慨的土地。她用最爱的斯堪的纳维亚设计师作品来装饰自己的家,其中,芬兰建筑设计师Alvar Aalto是她最常提到的名字。“它们很美,形式上却又非常简洁。”她在采访中这样形容他的设计。

  去年年末,豪瑟沃斯在上海开设了它在中国的第一 间快闪书店 The Art Shed,展示豪瑟沃斯艺术出版(Hauser & Wirth Publishers)成立 25 年来发售的 25 本代表性书籍。它以“店中店”的形式在现代传播集团旗下的艺术空间“Modern Eye 艺影书阁”持续了近三个月。下面我们和曼努埃拉·沃斯的这段对话,正是在这个空间里完成的。

 “Modern Eye 艺影书阁”内部的豪瑟沃斯快闪书店 The Art Shed 现场图片。摄影:JJYPHOTO ,图片:豪瑟沃斯

  今年你们会在苏格兰的 Braemar 开设一家酒店,它是什么样的?

  这个算是我们的私人项目。酒店在Braemar小村里,建筑是维多利亚式的,我们通过改建,恢复了它过去的一 些风貌。它的风格比较原始,完成后一共会有46个房间, 每间都不一样。我们和苏格兰当地的建筑师合作,室内设计师Russell Sage则帮助我们完成了整间酒店的改造。 我们保留了建筑原本的特点,然后加上一些微妙又感性的东西。另外,我们还请了一些艺术家来做装饰,比如天花板是请张恩利做的,吊灯出自理查德·杰克逊(Richard Jackson)之手,还有古雷莫·奎特卡(Guillermo Kuitca)的壁画。这里有不少艺术家的痕迹,但它不会是一间纯粹的艺术酒店,仍然是非常传统的维多利亚式酒店。

   

豪瑟沃斯德斯拉德农舍内部,摄影:Aaron Schuman,图片:古雷默·奎特卡(Guillermo Kuitca),豪瑟沃斯

  你们想要吸引什么样的人来?

  除了游客之外,我们也很欢迎当地人来。对我们来说,从一开始就把当地人吸引过来是非常重要的,比如酒店的酒吧就是对所有人开放的。我们的酒店负责人Federica Bertolini两年前就在那个村里了,他会参加当地学校的活动,和当地人一起工作,还请他们一起参与决策。

  豪瑟沃斯的好几个画廊空间也是从历史建筑改造而来的, 为什么会对旧空间改造这么有热情?

  可能是因为我们喜欢有历史的建筑吧。豪瑟沃斯的画廊空间有很多出色的建筑,比如伦敦皮卡迪利画廊建筑的前身是银行,萨默塞特的德斯拉德农舍是一座现代农庄——在保留原有建筑特点的基础上,我们请建筑设计师Luis Laplace加盖了两幢楼。伦敦东区Coppermill的空间原本是工业仓库,目前开放了一年半左右。苏黎世的画廊则是从酒厂改建来的。所有这些建筑都有非常耐人寻味的历史。 

豪瑟沃斯苏黎世外部图片,2003,图片:豪瑟沃斯

  传统空间和当代艺术的对比,会让艺术品本身在展示的时候更加突出吗?

  我们和不少在世的艺术家合作,让他们来决定作品的呈现方式。 我觉得对他们来说,这是一项有趣又有挑战性的任务。比如皮卡迪利的画廊空间本身特别美,反而对每个在那里展出作品的艺术家提出了挑战,因为建筑本身太强势了,把艺术品放进去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保罗·麦卡锡(Paul McCarthy),「皮卡迪利马戏团」展览现场图片。豪瑟沃斯伦敦,皮卡迪利,2003,摄影:Goswin Schwendinger

  豪瑟沃斯马上就会在香港开设新的画廊空间,它是什么样的?

  它在一幢现代化的大楼里,由建筑师安娜贝尔·塞尔多夫(Annabelle Selldorf)设计。我们的大部分画廊空间都是她设计的。画廊会有两层,中间由楼梯连接,光线充足,对艺术品来说,是一个非常慷慨的空间。

H Queen's大楼,©思联建筑设计 / 恒基兆业地产集团

  还记得第一件给你留下印象的艺术品吗?

  我是在艺术的环境里长大的,我妈妈是个艺术收藏家,我们经常逛博物馆。我收藏的第一件艺术品是Méret Oppenheim的作品《醉酒的松鼠》(Drunken Squirrel),是装在一个小小的玻璃容器里的松鼠尾巴。从那以后,我的藏品就越来越多了。

  为什么会买下它呢?

  Méret Oppenheim是一位非常出色的女性艺术家。在那之前,我在书里看到过曼·雷(Man Ray)给她拍的照片,后来在她的后人为她举办的展览上看到了这件作品,觉得一定要拥有它,应该马上买下来。这 就是我收藏艺术的开始。

  在豪瑟沃斯目前合作的艺术家中,最年轻的是波兰艺术家左可夫斯基(Jakub Julian Ziolkowski),他才 30 岁。在他的作品里,是什么打动了你?

  我们和波兰艺术家的合作已经有一段历史了,左可夫斯基不是唯一的一个。25 年前我们去波兰时,参观了 一些博物馆和工作室,之后就开始和威廉·萨奈尔(Wilhelm Sasnal)、 莫妮卡·索斯诺夫斯卡(Monika Sosnowska)等波兰艺术家合作。你说到的左可夫斯基是一位很有才华的画家。他的作品很真诚,总是能表达出他的感受和生活状 态——有时难免让人不安,就像是他的自画像一样。

2017年在豪瑟沃斯伦敦的「雅克布·朱利安·左可夫斯基。伊恩·穆恩」(Jakub Julian Ziolkowski. Ian Moon)展览现场图。摄影:Alex Delfanne,图片:豪瑟沃斯

  和上一代艺术家相比,这批年轻人有没有带来新的东西?

  年轻艺术家还是会受到上一代艺术家的影响,这些影响会反映在他们的作品里。比如 理查德·杰克逊(Richard Jackson)是杰森·罗德斯(Jason Rhoades)的老师,保罗·麦卡锡(Paul McCarthy)和菲莉达·巴洛(Phyllida Barlow)也教授过不少年轻艺术家。我们代理的艺术家之间存在师徒关系,这很有意思,你会在他们身上找到一些共同点。比方说,菲莉达·巴洛也受到过路易斯·布尔乔亚(Louise Bourgeois)的影响。这就像是一股连续不断的浪潮,一场特别精彩的对话。

细节图。菲莉达·巴洛(Phyllida Barlow),《无题:GIG》(untitled: GIG),2014,织物 纸 线 木材 颜料,尺寸不定。图片:豪瑟沃斯

  你和 Wirth 先生一直与艺术家保持着密切的合作关系, 在这个过程里,你们会对他们的创作方向提出建议吗?

  是的,经常会。包括对他们艺术生涯的建议,怎么做好展览图录、创作方向该往哪里走......等等。不过这只是建议,我们不会强迫他们去做什么。这样我们的关系才会走得更远,像是维持友谊一样。

  回顾2017年,你在哪里待的时间最长?

  我经常飞来飞去,但花时间最久的还是在萨默塞特,那是我们的家,是孩子们生活和学习的地方,那里有我们 的农庄和艺术中心。我们会一起过周末,然后周一早 上送孩子们去上学。我们常常会在伦敦待到周三、周四左右,再回到萨默塞特继续工作。我们还会和当地的其他人一起过“南瓜节”。我们和当地艺术机构有很多联系,合作的学校也有50多家,请他们一起做些艺术项目。另外,我还会带着孩子和家里的狗一起做农活,在园子里收割蔬菜。去年,我们第一次收获了自己种的葡萄, 以后还会在萨默塞特酿自己的酒。

豪瑟沃斯萨默塞特艺术中心外部。摄影:Hélène Binet,图片:豪瑟沃斯


作者:
>>返回上级
最新新闻
天津陆+艺术中心首展
弧线——2018新锐摄影奖特展
2018山东美术新人新作展入选作者
传承千年的传拓技艺,他为大克鼎秦公镈“留影”
维米尔《戴珍珠耳环的少女》并不只是少女
相关新闻
“惊喜的发现”的策展人和艺术家...
央美美术馆展出“20世纪中国美...
2007年重要品牌与艺术品结合...
杨黎:穿越地域的列车:翟永明采...
寻找金牌画廊
手机艺术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