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国际 >新闻频道 >正文
这部贾科梅蒂传记片揭开了什么秘密
2018年04月17日 09:47:43
来源:artnet新闻

 导演斯坦利·图奇。图片:by Parisa Taghizadeh,致谢索尼经典电影

  电影《最后的肖像》(Final Portrait)近日在美国上映,这部电影是艾美奖获奖演员兼导演斯坦利·图奇(Stanley Tucci)的热门影片,讲述了瑞士雕塑家阿尔贝托·贾科梅蒂( Alberto Giacometti)的生平故事。

  这部电影里饰演贾科梅蒂的是演员杰弗里·拉什(Geoffrey Rush),影片根据詹姆斯·洛德(James Lord)于1965年发表的回忆录《贾科梅蒂肖像》改编,该书以第一人称的角度讲述了作者与艺术家的友谊,以及他担任贾科梅蒂模特的经历。

  前段时间大热的演员、电影《以你的名字呼唤我》的男主角艾米·汉莫(Armie Hammer)将扮演洛德。这个故事中,原本应该是两天的模特经历,到最后延长成为了18天的故事。在这段时间里,洛德目睹了这位伟大的艺术家如何获得灵感、被折磨,还有其枯燥的创作过程。当走进贾科梅蒂的世界以后,洛德也开始了解艺术家与其哥哥迪亚哥(托尼·夏尔赫布饰演),的关系,也了解了艺术家忠诚的妻子(希薇·泰丝特饰演)以及妓女、情妇以及当地的站街女和情妇卡洛琳(克蕾曼丝·波西饰演)之间的关系。

  导演图奇巧妙地捕捉到贾科梅蒂的超强的自我意识,和他深层次的不安全感之间明显并持续存在的紧张关系。在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举行的《最后的肖像》首映之前(这里将在今年6月做一场关于贾科梅蒂的重要展览),图奇与artnet新闻一起谈论了影片的灵感,以及他为什么不亲自扮演艺术家,以及他希望人们从电影中学到什么。

艾米·汉莫(Armie Hammer)饰演詹姆斯·洛德。图片:by Parisa Taghizadeh,致谢索尼经典电影

  斯坦利·图奇专访

  你为什么想要专注于贾科梅蒂的生平,特别是这个故事?

  我的父亲是一位艺术家,也是一位艺术教师,所以我从小就接触了艺术家和重要的艺术运动。在大学毕业后,我碰巧遇到过贾科梅蒂,很多事情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的作品太不可思议了。我读了很多关于他的文章,然后我找到了这本书《贾科梅蒂肖像》。我带着它就如同像《圣经》一样,就像一本创意《圣经》。它有着如此精美的语言和有趣的阅读体验。虽然我在三十多年前就读了,但改编它的想法直到很多年后才出现。进入2000年以后,我一直在反复思考这个问题。我想:“我可以这样做吗?我可以把它变成电影吗?"到了2009年,当洛德去世的时候,我获得了故事的版权,并完成了剧本。

  是什么让你迟疑这么久?

  这是一个难以讲述的故事——两个男人坐在一间房里?你会怎么办?我主要的顾虑是这个电影的叙述会太平淡。但是我觉得我们克服了这个顾虑。 

艾米·汉莫饰演詹姆斯·洛德(左)和杰弗里·拉什(Geoffrey Rush)饰演阿尔贝托·贾科梅蒂。图片:by Parisa Taghizadeh,致谢索尼经典电影

  将艺术家的天才和他不那么仁慈之心的特点调和起来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吗?

  他既是一个非常自私,又是一个非常慷慨的人。他可以为他的朋友、为妓女慷慨解囊,但对他的兄弟与妻子又十分吝啬。我对这种关系如何发展或为什么会持续下去毫无头绪。我所创作的是基于洛德对于这件事的记载,加上我从其它一些资料中精选的内容。这就是他,你必须表现出来,而不是为此感到抱歉。我对他是谁这件事不予置评。在那里有一个真正的自我意识,但同时,他是也非常缺乏安全感、自卑、自我怀疑并自我厌恶。  

导演斯坦利·图奇(Stanley Tucci)。图片:by Parisa Taghizadeh,致谢索尼经典电影

  你是否想过亲自扮演剧中人物?

  我的确想过亲自扮演贾科梅蒂。但是我觉得如果只是做这部电影的导演会更好。如果亲自扮演剧中人物,这样就会影响到我真心想要拍摄的电影。这是一部如此亲密、细腻的作品,我需要关注每一个细微的动作。

  希薇·泰丝特扮演安妮特·贾科梅蒂。图片:by Parisa Taghizadeh,致谢索尼经典电影

  你希望观众们从这部电影里学到什么?

  当然是理解和欣赏贾科梅蒂,但我认为也理解创作过程以及它有多奇怪也很重要。艺术创作是一件非常有趣和重要的事情,但它并不一定非常珍贵。你明白吗?很多时候我们看到关于艺术家的电影,它是如此的珍贵和令人感到焦虑。当然有些时候,但这就像贾科梅蒂拍摄雕塑的场景一样,他把它扔掉,或者把一幅油画收拾起来并放在一边。有一丝幽默感。但这真的是电影的一部分,他是一个很有趣的人,而且他并不是一个脆弱的人。

 克蕾曼丝·波西(Clémence Poésy)扮演卡洛琳。图片:by Parisa Taghizadeh,致谢索尼经典电影

  重建贾科梅蒂工作室的过程是什么样的?

  我们主要依靠詹姆斯·洛德留给我们的图像和信息。至于重新创造新的艺术品,我们并没有真正做到这一点。除了“大脑袋"(他兄弟的半身像)和那个《行走的人》之外,我们重新加强了效果。当我们向作家和专家Michael Peppiatt发送我们重建工作室场景的黑白图像时,他问道:“你为什么要给我发一张贾科梅蒂工作室的照片?"


作者:译/Suhua Shi
>>返回上级
最新新闻
国家大剧院设计者保罗·安德罗逝世
“天堂之躯”成为大都会史上参观人数最多展览
两年争议后杰夫·昆斯雕塑将落户巴黎小宫
“回归·多余的画”旅美艺术家徐文华油画展
《南京长江大桥记忆计划》在伦敦获奖
相关新闻
“惊喜的发现”的策展人和艺术家...
央美美术馆展出“20世纪中国美...
2007年重要品牌与艺术品结合...
杨黎:穿越地域的列车:翟永明采...
寻找金牌画廊
手机艺术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