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国际 >新闻频道 >正文
2018弗里兹纽约闭幕
2018年05月10日 11:29:42
来源:艺术市场通讯
  5月6日第七届弗里兹纽约正式闭幕,作为世界几大著名艺博会之一的弗里兹纽约仍然贯彻其现代艺术的理念,并且政策上倾向于扶持中小画廊与新兴艺术家。本次的纽约弗里兹虽然遭遇了酷暑,但是销售情况相对乐观,尤其是那些较低价位的画作。而此次艺博会的最大亮点莫过于新开设的展区Live, 尤其是艺术家Lara Schnitgerder与志愿者共同完成的作品Suffragette City(2015-ongoing),与当下metoo运动相呼应,得到了许多好评。

  第七届弗里兹纽约看点

  第七届弗里兹纽约在Randall’s Island Park正式闭幕,这个长达5天的艺术盛会集合了来自30个国家的超过190个画廊的精品。Live, Frame, Focus,和Spotlight四个特别展区与位于中央的核心画廊展区有机结合,组成了今年的弗里兹纽约的全貌。其中,Adrienne Edwards负责策展的Live展区,首次集合了现场表演、装置艺术、交互项目等艺术形式;Andrew Bonacina和Laura McLean-Ferris 则负责了Frame展区,该展区主要呈现来自13个国家的19个新兴画廊的独立并具有实验精神的艺术展;Focus展会则主要体现了弗里兹纽约对年轻画廊的关注,该展区汇聚了全球各地的30家年轻画廊的参与。Toby Kamps则负责了亮点(Spotlight)展区,该展区专门为20世纪的艺术先锋所开设,一共有31个展台,呈现自1960年以来艺术史上非常重要的艺术运动杰作、新兴国家和地区的艺术家发掘与探讨,以及重要先锋艺术家的罕见作品等。除此之外,还有许多画廊带来了自己的演讲、表演等其他活动。

 弗里兹纽约外观

  今年参展的中国画廊有博而励画廊、天线空间、Leo Xu,以及在北京也设驻空间的佩斯画廊(北京、香港)和常青画廊。此外,还有有许多令人期待的新生代画廊也参与其中,如:Bridget、Donahue、 David Lewis、Simone Subal(均来自纽约);来自北美地区首次参加纽约艺术博览会的画廊包括:Essex Street、JTT(均来自纽约) 、Chateau Shatto(洛杉矶) 以及 Regards(芝加哥)。

  今年,来自中美洲和南美洲的独特文化仍是吸睛亮点,随着以下画廊的回归它们将再次为观者带来别开生面的视觉精彩:A Gentil Carioca(里约热内卢)、Mendes Wood DM(圣保罗)、 Galería Jaqueline Martins(圣保罗)、Instituto de Visión(波哥大)以及 Proyectos Ultravioleta(危地马拉城) ,还有首次参加纽约艺术博览会的Luis Adelantado(墨西哥城) 和Galeria Nora Fisch(布宜诺斯艾利斯)等等。

 Darío Villalba,《El enfermo》, 1974

  对于整场艺博会,弗里兹艺博会总监维多利亚·西多尔(Victoria Siddall)介绍道:“弗里兹纽约一直在不断进化,今年的参展画廊无论是覆盖的广度还是质量都高于往届,充分满足我们的受众人群的多元化文化需求。”她同时补充道:“本届纽约弗里兹深化扩充的20世纪板块内容将会为当代艺术画廊呈现更加广泛的语境,同时也会有更加有趣的对谈。参观者们可以通过本届纽约弗里兹发现并挖掘更多地区的更多年轻艺术家群体。”

 Frame展区

  为了保证参展画廊的多样性,弗里兹纽约也和许多艺博会一样,对中小画廊有一些扶持项目,以维持整个艺术市场的平衡,也给予了藏家更多的选择。例如在Frame展区,展示独立展示新兴艺术家的摊位的租金从8000美元开始,是中心展区的起步价的一半。还有Focus展区,专门为年轻的画廊开设,画廊主可以得到比中心展区(78.59美金每平方英尺)低上30%的价位。

  Live展区首次亮相

  Live展区无疑是本次艺博会的亮点。前文提到的Live展区策展人Adrienne Edwards创意性地邀请了参展客户也加入到艺术表演创作之中,她希望通过这次尝试,让人们思考与反思社会正在发生的问题。不出意外地,政治成为了Live展区的热门话题。

  艺术家Hank Willis Thomas制作了两个巨大尺寸的旗帜,分别叫做15093和15580(2018),这两个数字也是在这两面旗帜上绣着的星星的数量。这些数字分别代表了在2016和2017年因为枪支而死亡的美国公民人数。这两面旗帜被挂在艺博会的南入口的旗杆上,并垂落在地面上。艺术家提到自己的灵感时,分享到自己的兄弟也是因为枪支而死亡,这个作品是那些“陨落的星星们”报以思念的象征。

  艺术家Lara Schnitgerder的作品Suffragette City(2015-ongoing)则结合了公众的力量。这件作品的灵感是来自于现在正在如火如荼的ME TOO运动,艺术家分享到:让她更为气愤的事情是,人们在知道那些男性被指控为性骚扰时,居然一点也不惊讶。我要为那些勇敢站起来的女性献出我的掌声。艺术家通过社交媒体,挑选出了一批志愿者,这些志愿者拿着横幅,背着象征着人们的眼光的背包,在场馆内游行。当游行停止时,横幅会被挂在L2摊位的墙上,艺博会的任何一位访客都可以用指甲在横幅的另一侧写出他们的想法和口号。这件艺术品被一位艺术家在VIP日买下。  

志愿者参与艺术家Lara Schnitgerder的作品

  新变化和突发状况

  今年的弗里兹纽约与往年的最大区别莫过于将VIP日增加到了2天,同前不久成功举办的欧洲TEAFAF一样,选择增加了VIP日的时间。艺博会方解释道:这新增的一天是为了欢迎逐渐增加的藏家群体、博物馆专业人士和组织。这一环节将为他们更好地提供接触与了解当今全球顶尖艺术家们的作品的机会。然而对于质疑声仍然层出不穷,例如艺评家Tim Schneider就认为这一调整反映了虽然弗里兹纽约的销售业绩依旧良好,但是艺博会整体的运营已经十分吃力。他认为由于一些类似弗里兹的顶尖艺博会的销售业绩大抵都是在预展那几天创造的。设置双倍的VIP预展时间便强烈暗示着弗里兹纽约艺博会的销售成绩欠佳。艺博会才会通过给予参展商双倍的与藏家和机构独处的时间以帮助他们赚取更多利润。

  的确,近年来由于全球范围内艺博会遍地开花,举办日期撞车变得非常常见,藏家们在面对日程紧凑的艺博会安排,抽身乏力,不得不选择放弃一些展览。藏家只能多选一的客观情况,让全球范围的艺博会大战变得更加激烈。因此,为了吸引更多收藏家,并且给予藏家更自由的时间选择,增加VIP日成为了一个折中的策略。

  早在2015年,香港巴塞尔就已经做出了延长VIP日到两天的决定。而今年3月份闭幕的TEFAF也首次将VIP日延长到两天,并最终受益于这个策略。延长至两天的VIP日,既能够让收藏家在第一天能有个全观,有更多时间去了解展品背后的艺术故事,在思考过后,于第二天重新光顾并购买。也可以给艺术经销商更多的冗余时间与顾客面对面进行交流,以及有更大可能性碰到新顾客。TEFAF参展画廊主Dino Tomasso曾反馈道,TEFAF的今年和去年有着不同的氛围,气氛更加时尚愉悦,几乎所有的参展商都乐在其中,那些最开始对这个策略改变持怀疑态度的人也修正了他们的看法。

  虽然弗里兹纽约早在2017年就公布了其延长VIP日的计划,但由于很多艺博会都纷纷开始尝试该策略,并且举办的时间比弗里兹纽约更早。所以,藏家们并没有对延长的VIP日反应强烈,最后的销售结果也没有成倍增长。

  除了VIP日的延长,弗里兹纽约也不得不面对另一个新状况——高温环境。和今年的军械库展遭遇风雪的坏天气一样,弗里兹纽约也受到了天气的小小捉弄。在头两天的VIP日里,纽约的气温非常炎热。在过去,弗里兹纽约都成功创造了一个宜人的艺术欣赏环境,但是今年的极端天气无疑是出乎主办方的预料之外。大多数的藏家都不会在搭好的帐篷里久待,一般在下午一点钟之前,便离开了艺博会,这必然影响到了画廊的一些卖画机会。

  当然,也有一些画廊主认为炎热的天气并没有妨碍到销售额,例如首次出席弗里兹纽约的,来自洛杉矶的年轻画廊Anat Ebgi gallery,她带来了来自巴勒斯坦-美国的艺术家Jordan Nassar的十二幅色彩鲜艳、手工绣制、精美装裱的画作。这些作品呈U型排放在来自巴勒斯坦的地毯上,标价在6600美金到10000美金之间。这些作品有一些在开展之前就被预定,在周三VIP日结束时已经全部卖出,甚至有一些没有展出的作品也被预定。主管Stefano di Paola对本次艺博会的销售成果非常满意,并分享道:藏家来自于:中东、洛杉矶和纽约等。Stefano di Paola说这次的高温让整个交易过程变得更加快,藏家没有询问更深的问题,例如未来会有什么艺术作品?还有其他的艺术家推荐吗?

  虽然弗里兹纽约不得不面对意料之外的高温天气,但是从总体来看,弗里兹纽约的销售情况尚可,画廊主也纷纷表示了对未来艺术市场的信心。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在VIP日的开始几小时内,虽然成交量很大,但是大部分是较低价位的艺术品,画廊也更多地带来了价格适中的艺术品。与节节攀高的拍卖纪录相比,艺博会售出艺术品的平均价格在降低,这说明着艺术市场的消费者消费意愿分层严重,人们对于高于8万美金的艺术品购买变得更加谨慎。

  参展画廊的小心思

  由于近年来艺博会的蓬勃发展,有一些艺博会成绩突出,有一些艺博会则纯粹是当地政府为了振兴文化领域而举办的,销售成绩惨淡。画廊面对着高昂的艺博会租金,以及众多的艺博会选择,正在变得越来越谨慎。

  弗里兹纽约作为顶尖的艺博会之一,迎接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藏家,但是主要的藏家仍然是美国藏家,因此众多画廊选择迎合美国藏家的口味。例如来自巴黎的画廊Mor Charpentier的联合创始人Alex Mor就分享了他的心得。来自纽约的收藏家特别喜欢购买那些具有奖杯意义的作品,就像王冠顶上的最大的钻石那样具有极强纪念意义的作品。不过,不可否认也有一小批的收藏家喜欢探索新的事物。和纽约的藏家非常强调视觉效果相比,来自拉丁美洲的收藏家们则喜欢概念艺术更多一点。凭借着对藏家心理的揣摩,Mor Charpentier无视炎热天气,获得了很好的销售结果:以45000欧元的价格售出了Saadane Afif创作的向杜尚的Fountain (1917)致敬的作品The Fountain Archives (2008- ),艺术品Alexander Apóstol’s Color is my Business (2012-2015)卖出了29000美金的价格,以及以8000欧元的价格卖出了Carlos Motta 的一件小型3D雕塑作品。

Alexander Apóstol, Color is my Business, 2012–2015

  艺博会都有其风格,而弗里兹纽约则有推崇新兴艺术家的特征。有一些画廊抓住了这个偏向性,带来了符合这个基调的作品,受到了很好的反馈。例如来自比利时的画廊Zeno X,它虽然旗下拥有许多大名鼎鼎的艺术家例如Luc Tuymans和Michaë l Borremans,但是本次弗里兹纽约仍然选择了一些更加年轻的艺术家作品。最后该画廊销售成绩为:来自布鲁克林的艺术家Mircea Suciu 的作品The constant feeling of guilt (after Delacroix) (2018)以20000到25000美金之间的价格售出,艺术家Paulo Monteiro 的一件无题(2017)作品(画廊没有透露价格),Marina Rheingantz Galope的一件油画作品Galope (2017),以及荷兰艺术家Mark Manders 的作品Landscape with Male Head (1992-2017)。

 Landscape with Male Head (1992-2017)

  虽然每个画廊各显神通,带来了丰富多彩的作品,但是弗里兹纽约最大赢家仍然是那些大画廊们,画廊Thaddaeus Ropacsuch就是大赢家之一,弗里兹纽约的好几件高额艺术品都在这里卖出:Sie werden gehen, sie sind gegangen (2017) 卖出了850000美金,艺术家Longo 的Untitled (Split Ram) (2018)也卖出了850000美金的价格,艺术家Rauschenberg 的Star Park (Borealis)(1990)卖出了675000美金的价格。

  结语

  本次弗里兹纽约稳中求进,既保留了其对当代艺术的关注,又开辟了新的Live展区,给访客们带来了新的期待与惊喜。在销售记录上,弗里兹纽约仍呈现向好态势,但高价售出的艺术品数量变少,画廊们不得不必须走量才能赚回租金成本。


作者:
>>返回上级
最新新闻
巴山巴水城市雕塑及公共艺术作品评选结果揭晓
一场24小时的《时钟》蒙太奇剧场
UCCA沙丘美术馆开馆展“后自然”
国际艺术界开始谨慎审视“沙特资金”
伦勃朗《夜巡》将在明年修复
相关新闻
“惊喜的发现”的策展人和艺术家...
央美美术馆展出“20世纪中国美...
2007年重要品牌与艺术品结合...
杨黎:穿越地域的列车:翟永明采...
寻找金牌画廊
手机艺术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