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国际 >评论频道 >正文
艺术创作有可能还需要调动哪些因素到创作中来
2017年10月13日 11:10:46
来源:ARTLINKART

  “流感,发光的黑暗剧场”——威尼斯双年展丹麦馆

  “Influenza. Theatre of Glowing Darkness” at DanishPavilion, Venice Biennale, 2017

  “流感,发光的黑暗剧场”是威尼斯双年展上丹麦馆的参展作品,这是一个展览项目,由丹麦的视觉艺术家基尔斯蒂娜·罗普斯托夫(Kirstine Roepstorff)组织创作完成。这件作品分为两个部分,形式上包括:沉浸式的空间剧场与体验,和对展馆以及周围花园进行的结构干预。一部分是“发光的黑暗剧场”,是在夜间完成的;另一部分是“流感”,开放式的花园建筑空间,既展馆本身。

  展览名称中的“流感”有双重含义:在意大利语中的意思是“影响”,而在大多数语言中它是常见的病毒性疾病。如果把通过社会接触进行传播的“流感”作为二十一世纪的比喻的话,我们便可在人与人传播的自身逻辑中找到解药,因为每个人进行情感选择的方向和能力都会影响社会基层力量的变化。

  在作品“流感”中,艺术家将整个展馆作为雕塑形式,从物理结构上解构了建筑物的边界,并调解、干预、融合了展厅周围的景观。植被的分布与覆盖打通了室内和室外,它像是展厅外的植物绿化带延续进来的自然环境。在整个展览项目中除了隐藏在植被丛中室外墙面上的“Danmark”字样和一个空间结构展示图以外,再无一人和一字的描述或展览提示。顺着艺术家铺设好的石板小径你不知不觉的深入其中,又会不知不觉的离开这个弹性空间,因为你并不能察觉哪里才是作品边界。穿过展厅越过小半个花园,对面就是露天咖啡馆,或许你喝咖啡时脚下踩得那块石板依然是艺术家预设的,可是你已经到了另一个明显的空间中——咖啡厅,却依然有藕断丝连的视觉享受。这就是这件作品给人的感受。

  展厅内,除了精心安排的高高低低的植被和带有明显指向的石板外,还有一幅挂毯抽象画,远看就像深海的颜色。在空间中还设有两处“观看台”,它通过台阶的摆放和你所能看到的景象作为提示:一处是挂毯前的台阶与小的停留平台,另一处是正对着挂毯的对面台阶与木质座位。很明显艺术家在此处设计了观看,它告诉你观看那幅画和体会空间这里是最佳的视角。这个平台就像观展路径里的驿站,但却不是终点。

  在这个座位上方有两个露天的圆形天窗,室外的树枝遮挡了半边,另一半是威尼斯的蓝天,展厅周围的窗户和墙面也被拆除,留下了完美的自然通风系统。最主要的,是整个展厅建筑也已经被解构成“干预空间”的一部分,它作为一种雕塑形式存在其中,甚至因所有的改造都太过于自然而不可轻易被察觉,只剩下体验。

  展馆的空间开放给了周围的花园景观,言外之意国家的领土开放给了外国使者,正如威尼斯的地盘开放给国外文化与制度一样,实现对现有文化格局的解构、认清和重组。展厅中窗户和墙的部分被拆除致使室内和室外,文化与自然,艺术和世界之间不再有明显的界限。重新设计过的周围花园提升了自身的景观,也侵入到了展厅空间中,互通有无。艺术家重新构思的展馆作为一个再生的视觉轨迹,预示着一个新时代的开始。

  “发光的黑暗剧场”是一件大型装置,它利用黑暗、光线投射、玻璃、声音和三个假想身份之间的录音与对话:黑暗之河,助产士和种子,它们探索黑暗作为愈合与和解的条件,表现了黑暗是“死亡与重生”这个自然循环的一个组成部分。罗普斯托夫的神秘黑暗理念旨在提升人们通过对新思维方式的使用促进事物发生改变的个人意识。

  艺术家基尔斯蒂娜·罗普斯托夫的“流感,发光的黑暗剧场”挑战了我们拥抱黑暗中愈合、转化和赋予权力的积极力量,它探索了发生在已知的毁灭与拥抱未知新事物之间转换环节上无限的可能。黑暗溶解了形式,所有事物的产生都可以被视作空虚。

  另外,在这个展览项目中还附有由四位项目主持者贡献的展览小册子,这四位贡献者组成了项目财团,并在整个项目的发展进行阶段担任了艺术家的“宣传媒介”。他们还被要求用散文的形式或者更抽象的文体来回应此次展览项目的主题。

  一部电影的完成总要依附于许多参与者或者其他专业人员的鼎力相助,当代艺术作品在形式上的扩张与主题的渐趋渗入也越来越多的需要不同领域的专业人员协作完成。如今当代艺术不再仅仅靠个人情感的原始反应和靠单一模式的作品制作来表现艺术理念了,它们不再仅跟自己的情感、经验相关。

  下面是“流感,发光的黑暗剧场”制作过程中所涉及到的工作人员,他们的出现说明了一件事:艺术创作有可能还需要调动哪些因素到创作中来?

  艺术家

  Kirstine Roepstorff

  项目财团

  AngelaRosenberg, Sepaka Angiama, SolvejHelweg Ovesen, Ute Meta Bauer

  项目专员

  丹麦艺术基金会视觉艺术项目资助委员会;

  GitteØrskou(chair), Lilibeth Cuenca Rasmussen, Bodil Nielsen, Jacob Tækker

  项目组织

  项目负责人:Anette Østerby

  项目经理: Tine Vindfeld

  项目助理:Agnes Vilén

  高级顾问:Ane Bülow

  项目制作

  制作经理:Charlie Gaugler

  制作协调员:Julie Popp Andersen

  HelenNishijo Andersen

  制作助理:Helle Skovkonge

  景观设计师:Lærke Dyrholm Møldrup

  园林咨询人:Oxygreen

  建筑咨询人:Christina Prip

  工作室经理:Anne Louise Høy BlicherWinther

  工作室制作经理:Paulina Markowska

  威尼斯协调员:M+B Studio srl

  发光的黑暗剧场

  黑暗之河声音:Deborah Herbert

  助产士声音:Pamela Collins

  种子声音:Natalie Ryan Herbert

  声音艺术家:Jesper Mechlenburg

  光程序员:Rasmus Sabroe

  灯光设计师:Jacob Østergaard

  激光设计师:Jens Hansen

  技术专员:DZL

  声音工作室:Great Music, Niklas Schack

  小册子

  编辑&助产士:Patricia Ellis

  译者:Irene Campolmi, Jane Rowley

  平面设计:Howard Wakefield at WhiteCloud

  花插画师:Sarah Parris

  国际媒体

  BureauN: Silke Neumann, Effie Efthymiadi

  LauraWurth, Hans Krestel

  最后衷心感谢了二十四位/组个人、集体或组织

  Thank you for all your help and support!

  2017年10月5日


作者:张营营
相关评论
最新评论
手机艺术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