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国际 >评论频道 >正文
王华祥:无技术无绘画
2018年06月12日 14:06:17
来源:中国文化报·美术周刊
  “技术”被无知者和别有用心者妖魔化很久了,取而代之的是“思想”。殊不知,技术不光可以承载思想和感情,也可以独立拿来欣赏。而思想则不然,思想不是用来观看的,而是用来解释特定事物和启迪人的意识的。如果硬要把思想拿出来观看,就好比把骨架和肌肉拿来观看一样难看。

  技术支撑着人类的一切活动,说话、写作、科研、制造、绘画、表演、弹奏、射击、踢球、烹饪、裁剪……然而,全世界的批评家似乎都是思想狂,在他们的概念里,全世界的艺术家都要和技术划清界限,因为技术被人们看成了保守、过时和反动的代名词。所以,全世界都在吞咽自己造成的恶果:无技术的食物是那么乏味、无趣、枯燥、丑陋。而赤裸的思想又是那么干巴、变态和邪恶。我并不主张技术至上,而是主张内容至上。因此,本人并不排斥观念和思想,相反绘画的复兴和中国艺术的兴盛必须结合观念艺术的成果,必须提倡艺术家的思想能力和社会责任。否则,任何的势力都是站不住的。但是,绘画的复兴必须以技术支持为前提:古今中外那些支撑着绘画发生、发展和繁荣的技术必须继承下来并去探索它们延伸的可能性。我的结论是:无技术无绘画,无技术无艺术。

  技术是制造某种产品或复制某种事物的可操作方法。衡量检验技术的方法很简单,可分为两种,其一是对已知或已存在事物的复制能力,包括还原程度、精准程度,如波音和空客飞机制造技术一流,因为他们出品的飞机每一架都保有同样外观,同样结构,同样的安全性和同样的舒适性。其二是对未知或不存在事物的发现能力和创造能力,如太阳能、风能、生物科技和人造卫星等这些新能源的发现、利用和新技术的发明和使用。在绘画领域,技术包含材料、工具、造型和色彩的掌控能力,其技术核心是造型能力。

  衡量和检验造型能力的标准如前所述,也分两种:其一,对已知事物的复制能力(精准程度),如写生现实物象的还原能力、临摹和仿制经典绘画及一切图像的能力。其二,实现想象和创造性造型和色彩的能力,在古代艺术家中,像丢勒、伦勃朗、鲁本斯等这些人可称为技术一流的大师,在当代,中西方的大师有怀斯、艾迪迪、弗洛伊德、阿尼戈尼(英国)等。

  在中国,绘画造型技术具有世界性水准的人有很多,具有美术史水准的画家也开始涌现出来。我相信,绘画必定复兴,而复兴的中心就在中国。


作者:王华祥
相关评论
最新评论
手机艺术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