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国际 >评论频道 >正文
写在安建军先生个展之前
2018年08月08日 09:08:17
来源:艺术国际

  安建军,一个西北汉子。十八岁怀着一个艺术青年的理想,离开了出生地甘肃天水,由山东至山西,叁十多年一路打拼到加拿大温哥华。

  这其间他经历的太多,从一个苦修绘画艺术的大学生,到下海经商做老板,再到加拿大十几年的移民生活。他做过设计,干过装修,开过餐厅,盖过楼房,开办艺术学校,建立非盈利艺术基金,做公益活动……等等。可以想象他经历了很多的事和很多的人,饱经历练也有失有得。

  可贵的是这些经历一直都没能让他放下手中的画笔,却给了他丰富的灵感和激情。几十年来以他的坚韧和勤奋,不仅为他拼得了惬意的生活,也在他挚爱的绘画艺术上获得了丰硕的成就,他的作品多次出现在美国、意大利、法国、中国和加拿大的艺术展上。安建军先生一直以低调和谦和,认真的生活,也认真的做艺术。

面具系列之四,2018,24x30inches

  近几个月,安建军先生正在画一组新作品,计划八月间在温哥华做个展览。在他的工作室见到了这些还在做后期整理的作品时,不禁眼前一亮,这些作品与他以往大有不同。之前对他作品的深刻印象,大多是具有新表现主义特征的。作品中虽然含有具象或抽象的元素,但它们都源自于他内心意象的重构,是从内而外的、图示化的抽象表达。

  而这组作品却全然不同,是从外而内的刻画了二十多不同的人物,每个人物都具有针对性和写实性,有强烈的荒诞现实主义味道,尽管还带着他明显的表现性的笔触。安建军先生以他的睿智、幽默,和扎实的绘画功力,生动的描绘了二十多个不同身份特征的不同族裔移民者。一幅作品一个人物,挤压在有限的画幅中。有男有女姿态各异,分明是一组涵盖了不同职业、不同阶层或不同族裔的移民衆生像。每个人物的身份和性格特征都极致的鲜明,刻画的入木叁分。漫画性的夸张让人乍一看有如是一种调侃,或有某种自讽的意味。对于我们这些有过海外生活经历的人来说,画中的这些小人物或大人物是有着深刻的熟识度的,他们一直都在我们的周围,我们也或在其中。

面具系列之五,2018,24x30inches

  耐人寻味的是,安建军先生在每幅画面中都刻意放置了一个没有完成绘制的面具。这些面具被刻意的出现并不显突兀,整组作品排列开来,场面犹如正在上演的一台荒诞戏剧。舞台是某个我们称之为多元化移民国家的城市,有着各自身份的演员限定在各自的画框之中,面具在这场戏剧里是有着重要使命的道具,或就是这场戏剧的主题。演员们都试图以一个标準国际人的“脸”粉墨登场,戏到中场这些“脸”怎样了呢?我们看到的那些“脸”已是一地鸡毛了,面具没有一个还挂在他们的脸上。这些面具本就无需存在,因为“表象即本质”,人们大多都无法掩饰真实的本我。况且这些面具的图样还没有完成,它们只能是一纸虚无的表象,是无法包容彼此述求的幻觉。文化的认同应适于今天文明的尺度,今天的文明得益于各种文化中良品的贡献,反映在每个个体人的身上也有着完全不同的承载和认同的差异。在这个舞台上,无论你从哪里来,你的表演必是充分无异。如果把这个舞台扩大到地球的边界,移民也只是我们人类自古就有的迁徙活动的一种。

面具系列之七,2018,24x58inches

  人有权选择适于自己的栖息之地,追求个体的幸福。在这个过程中,衝突是避免不了的。甚至于发生战争。从古至今,在人类大迁徙的历史长河中,发生了无数次的衝突和战争,在部落之间、在族裔之间、在国家之间,或在文明之间。最终的胜负之战一定是发生在个体人内心之中的人性之战,与族裔无关,与国家也无关。今天的世界还处于复杂纷乱的衝突之中,个体人的胜利还遥不可及。每个人都受制于这个时代,在现世的世俗社会,带着面具的各类人会不断地涌现,这也是一种逃离的状态,在假面背后的逃离,之于人格中的自省能力,我们感激负有真正包容之心的胸怀,也终会敞开我们自己的怀抱。

  想象这组作品在展览现场的情境,这场戏还在继续上演着,展场如同被定格了的舞台,演员与观衆近在咫尺。这也是一场有声的哑剧,当那些自说自话的台词回响在每个观者各自的心怀之中,或就是安建军先生在这调侃背后严肃的现实思考。是要通过这组作品,与我们分享他在过往的经历中,尤其是在他移民之后的十几年中,对现实的深入观察、体验和思考获取的心得,也是他全新的具有当代意义的艺术实践,对于他的艺术本身也是一次突破。

  2018年4月于温哥华


作者:刘艺
相关评论
最新评论
手机艺术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