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国际 >评论频道 >正文
青岛千穗:都市丛林中的梦呓者
2018年08月08日 11:08:14
来源:《中国妇女报》

  《世界的重生》系列-12

 《城市绚丽,山峦低语》系列(局部)

  绚烂、瑰丽、荒诞、诡异、寂寥、淡漠、骄淫、奢靡、暴力……青岛千穗(Chiho Aoshima,1974-)那些由扭曲的现实与奇异的幻想构成的都市丛林以及隐匿于丛林中的故事,常常使人目瞪口呆又深陷其中、无力自拔。那种脆弱、无辜到令人怜惜的混杂着残忍与情色的童稚意趣,自带魅惑,不仅使她圈粉无数,还使她在不长的时间里跻身国际顶尖的艺术展览机构,风靡艺术市场,并得以应邀参与公共艺术创作,将影响力随之扩展到更广袤的空间。

  我们知道,在国际当代艺坛,日本当代艺术是一股不容小觑的力量,草间弥生、奈良美智、村上隆、盐田千春和森万里子等不同年龄段的艺术家,以各自独特的创作活跃于国际艺坛,不同的秉性、不同的经历,形成了他们不同的艺术风格。像盐田千春和森万里子这样接受过西方教育并定居西方的艺术家,作品呈现出明显的“国际范儿”,而像村上隆、青岛千穗这样在本土成长起来的艺术家,则将西方文明与东方传统及当代流行时尚杂糅在一处,消弭了高雅艺术与通俗艺术的对立,使其艺术兼具趣味性、观赏性和娱乐性的同时,还表现出欢乐背后的不安与焦虑。

  “非现实、非日常、非正常、非人类。现实中不可能发生的,无法看到的,不正常的,人变得不像人的状态。”这是评论家对日本恐怖漫画家伊藤润二作品的评语,我觉得也同样适用于青岛千穗那些游荡着都市流行生物的超现实“风景”。事实上,生于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一代日本人,都无一例外地受到来自西方的波普艺术、卡通动画以及源自本土的浮世绘、漫画、动画和绘本等艺术形式的影响,他们将所有的元素混合在一起,再加上电脑取代人脑时代的计算机技术的“辅佐”,形成了美好与残酷共生、传统与前卫并存的日本当代艺术风格。

  青岛千穗是一位自学成才的艺术家,她大学时期的专业是经济学,凭着强烈的个人兴趣,她自学了Adobe Illustrator绘图软件,并进入村上隆的工厂从事平面设计工作。作为村上隆创立的、被他称之为“年轻艺术家的孵化器和管理器”的Kaikai Kiki工作室中的一员,她至今仍常被人们与村上隆于1998年发起的“超扁平运动”联系在一起。

  平面性的确是青岛千穗作品的一个显著特征,浮世绘画家、版画家葛饰北斋的作品对其总体风格的形成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只不过她在画面中加入了超现实主义的梦幻内容,山峦、建筑幻化成有机形状,动物和幽灵也似乎附着了人的性情,而借由那些被绑缚的少女,日本传统的情色文化也被她赋予了时代趣味。青岛千穗创造的这类穿越时空的虚拟怪诞、支离破碎的混合型卡通图式,显现出互联网家用化普及时代的特质。

  童稚化是青岛千穗艺术的另一个特征,也是当代日本潮流文化共有的特征。著名媒体文化研究者、纽约大学教授尼尔·波兹曼指出,在一个拥有电视的时代,印刷传媒已被声像传媒所取代,一切信息都基本不受限制地被一切社会成员共享,儿童世界与成人世界的界限变得模糊,因而担忧童年最终会消逝。与此同时他还发现,在儿童逐渐成人化的同时,成人也在日益儿童化。2003年,村上隆发表了《幼稚力宣言》,从此,备受“茧居族”追捧的日本流行文化不但名正言顺地风靡于本土,还堂而皇之地进入了西方时尚。青岛千穗也在以一种不受拘束的想象力构建虚拟现实,她利用数码技术创作出刻意天真的“萝莉控”场景,画中的女子形象多为小脸大眼、纤细羸弱的少女,受虐般的“叙事”手法,挑战了少女可爱、温顺和美丽的普遍定义,扭曲、变态的主题,将童稚化的氛围转变为怪诞的荒谬景象。

  青岛千穗为公共空间创作的作品,似乎有意远离了恐怖主题,体现了她对于人类所赖以生存的地球的一种诗意幻想。她曾为伦敦格罗斯特路地铁站创作了一组作品,取名为《城市绚丽,山峦低语》,鳞次栉比的高楼和巍峨的山峰都幻化为纯真少女,星空、飞鸟和花花草草给繁忙的城市增添了一抹柔情。

  青岛千穗的艺术带有一种实验的性质,她的不同尺寸的数码喷绘,在不同的场地和不同的材料上,呈现出各种异质效果。此外,她还在雕塑、装置和多媒体等领域任意游走,以一种超现实的视域关注着这个现实的世界。


作者:李黎阳
相关评论
最新评论
手机艺术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