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艺术国际网
艺术的审美性及象征价值
什么是“正确的”当代艺术
大众后现代主义“微”文化的软肋
《小山画谱》中的绘画思想
齐建秋:别让衍生品违背初衷
罗兰·巴特:绘画是一种言语活动吗
陈履生:藏品的公益性的示范
综合评论
拉康:霍尔拜因的“畸像”
孔达达:艺术的审美性及象征...
巴卡捷夫:危机中的双年展模...
朱朱:作为装置的写生
林木:什么是“正确的”当代...
市场评论
黄隽:探究艺术品市场先行指...
黄隽:2016中国艺术品与...
西沐:文化金融创新不是投机...
西沐:中国书画市场2016...
齐建秋:春天?春天!它来了
作品评论
形而上的阿波利奈尔肖像
丁乙:构成与书写——浅析余...
遁入幻境:草间弥生的艺术世...
神秘的超现实主义世界浅析玛...
波嘉妮小姐——布朗库西对“...
展览评论
冯原:“时代之俑”与余友涵...
温柔的折磨——关于蒋志的《...
崛起于“革命冲击”中的俄国...
Kerry James M...
当代艺术的未来:社会批判的...
女性艺术
我们的身体,在网上——In...
中国女性艺术在开放和自由中...
祛魅的女英雄(下)——女性...
祛魅的女英雄(上)——女性...
蜷缩于己:当代中国女性艺术...
手机艺术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