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国际 >评论频道 >综合评论
综合评论
历史记忆与……“有毒的垃圾...
沈语冰:重新思考波洛克与抽...
姜楠:另一种现代主义——伊...
西方探险队揭取了哪些克孜尔...
仇英《右军书扇图》轴绘写羲...
南希·贝罗芙:高更的法国包...
圣春:不仅是一本先锋杂志,...
感知测绘——一种超媒介的视...
写生应是对创作的重新理解
书法还要“法”吗
张海涛:中国九十年代当代艺...
查常平:时间的存在——隋建...
司徒立:塞尚的“小小感觉”
潘诺夫斯基早期学术中的艺术...
石守谦:为什么画史中会有风...
权力的滋味——艺术作品中“...
巫鸿:王鲁炎的艺术轨迹(下...
自由是每个人内在经络的解放...
丽娜·柏·巴蒂:服务大众的...
潘诺夫斯基早期学术中的艺术...
美术馆别把展馆变“秀场”
常培杰:审美唯名论与先锋艺...
被操控的符码:朱离子格作品...
影像,互动与敘事生产的三位...
巫鸿:王鲁炎的艺术轨迹(上...
>>返回上级
手机艺术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