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国际 >评论频道 >市场评论
市场评论
姚谦:收藏的意义
香港艺术市场背后的资本推手
朱浩云:高潮后谁能笑傲市场
企业藏家介入艺术市场:上海...
朱浩云:短线赚小钱,长线赚...
非法艺术社团何以有市场
朱浩云:为何藏家青睐名家青...
梵高作品:滚动的画面恒炙的...
小名家不输大名家——海派朱...
艺术家和市场无关——从齐白...
目前东南亚有哪些最具影响力...
赵无极作品市场的养成
画作拍卖如文学诺奖,与艺术...
莫让艺术金融成为“伪命题”
孔达达:中国拍卖市场年度回...
中国艺术品消费市场发展的几...
“红色经典”绘画作品有没有...
马学东:安塞姆·基弗作品市...
被法院执行的天津“瓷房子”...
马继东:艺术地产究竟能走多...
季涛:为何有许多东西其实并...
邱家和:乍暖还寒 艺术市场...
刘双舟:第三人代签拍卖成交...
中国艺术品市场新拐点到来了...
齐建秋:我说春天,你还不信...
>>返回上级
手机艺术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