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国际 >展览频道 >正文
2018冯丽鹏艺术作品展
展览城市:北京
学术主持:吴鸿
展览时间:2018-01-20~2018-01-27
展览地点:北京晋商博物馆
参展人员:冯丽鹏
主办单位:北京晋商博物馆
承办单位:中艺晋商(北京)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首席赞助:伊甸城公司

展览统筹:张力

媒体总监:王志刚


  大鹏入晋

  文/齐廷杰

  中国当代艺术的创作面貌,有几个鲜明的特征:从发轫初期的“拿来主义”、“挪用复制”,到逐渐的中西融合——西方化语言中国本土化的情景塑造,再到传统资源的当代性转换,发展到今天,逐渐由西方化——本土化改造——国际化的逻辑转变,昭示中国当代艺术权力话语系统的构建与生成。在转变的过程中,随着中国综合国力的整体提升以及经济的持续发展,民族自信、文化自信也随之提升,愈来愈多的艺术家自觉的以国际性的视野从传统文化中寻找突破口,从故土家园中汲取可能性。无论是视觉资源还是图示语言,结合个人的文化与情感积淀,均会滋生出新的文化样貌与艺术格局。

  在中国的神话谱系中,山西榜上有名,如女蜗炼石补天、盘古开天辟地、精卫填海、愚公移山等象征华夏文明精神特质的上古神话传说均发生在山西,唐尧、虞舜、夏禹三代圣王建都在古代山西,炎帝神农氏创造文明也于此,据传象征中国古典美好爱情的牛郎织女的故事也发生在山西。作为华夏文明的发端,黄河流域的山西具有深厚的历史积淀和文化基因。号称“纵横欧亚九千里、称雄商界五百年”的晋商,以其独特的文化理念:笃实不欺、信义为本、不畏艰辛、审时度势、爱国爱民、兼济天下等诸多品质,纵横商界屹立不倒。这些特质与文化资源,构成了山西地域乃至华夏文明的“文化根性”。

  青年艺术家冯丽鹏近期的绘画作品,带有明显的“文化根性”美学特征。所谓“文化根性”,指本民族赖以生存的根本性的精神主导性力量,作为一种文化共同体,是同一民族共同的文化DNA,从各个层面形成文化自觉与向心力。冯丽鹏出生于山西晋中,在最近的创作中,运用了故乡的各种视觉文化符号:比如出生于山西运城的武圣关羽的形象,五台山的建筑群、寺庙的形象,十八罗汉的形象,甚至也有(东方伊甸园文化)“亚当夏娃”的形象,所有的这些创作,从表面看,是冯丽鹏作为山西人对故乡的热爱,通过这些形象资源的挪用来传达对于故土的热爱与眷恋,深层分析,虚化的形象资源嵌入在看似混沌的画面背景中,形成一套独特的视觉修辞:“移形幻影”或者“如影随形”,从而让视觉资源具有了某种文化隐喻的意味,这既是在“文化根性”中汲取营养成分,也是在文化母题中进行艺术反哺。

  鲲鹏作为一种上古神兽,在《庄子·逍遥游》中有如下描述:北冥有鱼,其名曰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入定,又称禅定,指一种修行方法,闭眼静坐,控制思想,不起杂念。唐玄奘在《大唐西域记·曲女城》曰:“时仙人居殑伽河侧,栖神入定,经数万岁,形如枯木。 唐白居易《在家出家》诗云:“中宵入定跏趺坐,女唤妻呼多不应。”鲲鹏晋定,可以充分的阐释冯丽鹏作为艺术家的创作特色与生活中的为人、做人。一方面,鲲鹏的神话属性与山西地域产生的神话传说同宗同祖,这就具有了“文化根性”层面的共鸣,也意指冯丽鹏性格的洒脱、自由、逍遥,苏轼《与子由弟》有云:“任性逍遥,随缘放旷,但凡尽心,别无胜解”,把“任性逍遥,随缘放旷”这种任真适性的旷达之境看作人生最高境界。另外,冯丽鹏作品中的禅意、定意,既是艺术家自我修行的一种方式,也是其作品传达意图的精髓之一。

  首次在晋商博物馆举办个人作品展,另一方面指冯丽鹏以作品的形式,穿越时空,在精神与灵魂层面与生之育之的故土山西进行对话、致敬。期待展览圆满成功。


>>返回上级
相关展览
“天空”段江华个展
“文脉精神·中国版本”2...
“禽兽人间”孟涛·邱光平...
“异景”刘国夫个展
王易罡抽象艺术20年回顾展
最新展览
“致·未来”全国青少年艺术创作交流展
物联网科技艺术节
兰州当代小幅绘画邀请展
“吻与电话”四人展
谭勋、沈烈毅作品展
手机艺术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