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国际 >展览频道 >正文
“笼中记”王慧斌个展
展览城市:北京
学术主持:吴鸿、吴震寰
展览时间:2018-02-03~2018-02-15
展览地点:泉国际艺术空间
参展人员:王慧斌(胡子哥)
主办单位:泉国际(香港)艺术机构、北京二十四桥传媒

出品人:多多、方坔

总监:刘国义、莫莉

出品:北京艺鲸文化科技有限公司


  今夕何夕,此鸟何鸟?

  文/吴鸿

  王慧斌的油画作品采取了超现实主义的手法,建构了一个荒诞的时空之域:时间上既没有起点也没有终点,空间上也没有可以辨识的时代和地域特征。其外,他的作品中所创造出来的一种“鸟人”的形象,兼具了人和鸟的造型特征,同时其自身又是囚困鸟的鸟笼,其意义逻辑上似乎构成了一个回环反复的死循环。作品画面中时空的荒诞性和主客体的模糊性,犹如一个能够吞噬一切的人性的黑洞,一头连接着无始无终的人类历史,一头又连接着人性自身的幽暗和残酷。

  王慧斌的作品有着一种史诗般的宏大叙事式的野心,因为他总是试图在探寻着人类文明历史中的一些终极问题。看他的作品,也总是使我想起那个古老的关于人自身的终极哲学命题: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我们到哪里去?不同于在高更的作品中那种带有启蒙主义色彩的理想主义式的追问,在王慧斌的作品中,这种追问显然变成了一种后现代主义式的悲观的反思与自嘲。

  在王慧斌的作品中,一方面是挪用了人类历史中各个文明阶段中的一些经典型的社会、政治和文化元素;另一方面则是在使用这些符号元素的过程中,又有意识地模糊、混淆着这些元素明确的意义所指。这样,便形成了一个具有普遍性隐喻意义的象征性场域背景:它既可以指向人类历史上某个时间阶段,又可以超越这个时间阶段;既可以指涉某个文明阶段中的社会特征,又可以具备人类文明史中的普遍一般的意义;既可以属于某个特定的地域范围,又可以具有广泛的全人类的思考价值。之所以它既有所指,又抽离了这种具体、狭隘的有所指,所以,它在时间的历时性和空间的共时性上都具有了一种普遍性的象征性隐喻。与此同时,他的画面中所塑造的主体形象,既是被囚禁的鸟(人),又是囚禁别人的笼,由此而建构出的一种逻辑上的循环往复,与上述的时空背景中的普遍性象征,揭示出了一个人类文明发展模式中的残酷真相:我们都是活在自己所选择的这个文明模式中,我们的苦难和迷茫都是我们自己亲手造成的。在这里,“鸟笼”的象征性,既可以指涉一种基于个体的脆弱性而建立起来的“保护”个体的社会制度,也可以象征某种在时间上更为长久的文明模式,更可以隐喻着人类历史中亘古至今的思维模式和价值判断……这种悖论,实际上也是揭示了人类在今天所面临的个体和社会的发展矛盾和困境。

  这是一种深层次的关于人类文明发展模式和人类命运悖论的思考和追问,比起那些仅仅是对于某一种特定社会制度和文明模式的控诉和反抗,这种基于人性深处的反思更为深沉而刻骨铭心。

  2018年1月29日

>>返回上级
相关展览
“天空”段江华个展
“文脉精神·中国版本”2...
“禽兽人间”孟涛·邱光平...
“异景”刘国夫个展
王易罡抽象艺术20年回顾展
最新展览
“同砚别章”当代艺术六人展
“守望原乡”2018广安田野双年展
上海雕塑与装置邀请
“鎏金岁月”瞿倩梅个展
“色之谐”闫平&周刚作品展
手机艺术国际网